書讀網 > 葉楚月夜墨寒免費閱讀 > 第3292章 凡人步,多歧路,登天去,萬萬年寫下一個凡

雙道光閃。
劍氣逼人。
鋒芒直奔那一抹血腥的紅。
剎那的風徹底地吹起了楚月額角的碎發,朝兩側狂舞,顯得那一雙淺金色的眼眸更加如寶石般剔透。
她平靜地望著朝自己來的嚴淞熙,唇角龜裂開笑容的霎時,邪氣覆上眉眼,自信又張揚的妖在此刻是格外的璀璨奪目!
“轟!”
劍氣爆炸!
劍魂劍氣劍道劍意,直接鎖定了此間的小天地為劍宮空間。
四面八方都是噼里啪啦如爆竹般轟然作響的劍意。
那些劍意碰撞在了一起,宛若絞肉機般,要將楚月給攪碎成一灘肉泥。
“死——”
嚴淞熙半抬著眼皮,還是那懶洋洋的模樣。
無悲無喜,淡漠如海面凝結的冰霜。
語氣更是不添溫情,就像是在說一件最普通的事情。
“轟!”
劍光繚亂。
劍宮空間,徹底地燃起了紫色的火焰。
“紫劍魂!”
不少人沸騰了,震驚了。
萬劍山弟子們的眼睛里更是透露出了喜色。
紫劍魂,已經是超出高級劍魂外的稀有劍魂了。
不僅稀有,還很難練成。
葉楚月半點劍魂都沒,哪里能抵得過紫色的劍氣風暴呢?
紫火四射,道道綻放如美麗妖冶的花兒。
顯露尊貴神秘的同時,還透露出陰沉的殺機。
從始至終,嚴淞熙甚至都沒有打起精神來!
楚月握著充滿禁忌的女修劍。
這把劍——
是鎮龍道場被囚女修們和飲血劍的相融而成。
而她,并無劍魂,是眾所周知的事。
“師姐!不要!”
顧小柔回頭看去,眼睛通紅。
那一刻的心臟急劇跳動,淚水不住地往下流。
在此之前。
她從未想過,自己有朝一日,會這么在乎葉楚月。
她甚至不敢想象,若葉楚月死于這場劍宮紫劍魂的風暴絞殺之下,自己該是多么的崩潰和痛苦。
那晚的劍星廣場,師父說過,大師姐是很好的人。
師父還說,若是得見,要保護好大師姐。
葉楚月。
不要死。
……
大師姐。
不要死!
……
顧小柔血紅的眼睛似是在超強的擠壓之下快要爆裂開來。
渾身抖動。
薄弱如蒲柳的身軀,似要在風暴之中破碎開來。
一雙眸子,倒映出那將要沖天而去的紫色光火。
恨意。
殺機。
一同迸發。
……
紫火將楚月湮滅。
“不!”顧小柔歇斯底里地喊道。
無數人,直愣愣地注視著這一幕,眼皮都不敢多眨一下。
嚴淞熙正欲閉上眼睛。
他有個習慣。
每次殺人后。
靜默三個瞬間。
左右算是給自己攢下功德了。
但他的眼皮還沒徹底地闔上,就猛地睜開了,直接是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他和論劍之地的無數人一道看去。
只見漫天的紫色光火之中,并未將那渺小的一個人給徹底地吞噬,粉碎。
她從鋪天蓋地的大火和密密麻麻的劍氣之中走出,手里,緊握著那一把詭譎的女修劍。
傍晚日頭西斜,火燒云三千里的霞接天連日無窮盡。
霞和海之間。
楚月如履平地,走出了劍宮空間。
“我說了——”
她低低地說:“對付你,無需,劍魂。”
嚴淞熙不可置信地看過去。
他的劍魂之強,為何殺不死葉楚月?
準確來說,他的劍氣和紫劍魂,都捕捉不到葉楚月。
嚴淞熙仔細看向了葉楚月足下的路。
走過的地方。
血色大海,竟成了碧藍的顏彩。
她走的是……
“凡人步?!”
青玄門長老驚呼,“那是凡人步?”
凡人道,踏凡人步,多歧路,登天去,萬萬年寫下三筆的凡,成就一族的人。
那是當初人族被奴隸過很多年后,終于得見希望時所風靡的凡人步。
已經不知是何人所創。
但知曉人族歷史的都清楚,人族,是踏著凡人步從奴隸走向人權的。
珠流璧轉時間如白駒過隙,人族早已忘了曾經的苦難和來時的路。
凡人步,是凡人道內老少皆宜難度不算高的步伐,但凡是用點心的,都能學會。
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,凡人道被遺棄了。
凡人步被看不起了。
這世上的功法五花八門,錯綜復雜如亂花迷人眼。
凡人步,還有幾人記呢?
但在今朝!
凡人步,又將聞名于海神界了。
楚月定心靜神,行凡人之道,游離在劍魂氣息外。
劍魂,源自于元神。
她沒有劍魂,但她有強大的元神和從不自輕的凡人道。
凡人步伐如漫步香雪海,淡看云卷云舒,有著內秀的錚錚傲骨。
步伐配上她的萬象劍法,在紫劍魂的絞殺劍宮之中,如過無人之境。
“這,怎么會?”
古武一族的韓霽兩眼緊縮,詫然不止,“這個時代的凡人步,不是最弱的嗎?在劍法面前更是無所遁形啊,怎么會呢?那紫劍魂,可是高級以上的稀有劍魂,嚴淞熙又是萬劍山極有劍道造詣的弟子。”
這不亞于是親眼目睹蚍蜉撼樹的驚訝程度。
郭昭摸了摸耳垂冰冷的銀色耳墜,深潭般無波的眼底,映照出了楚月的身影。
她的聲音很輕:“下過象棋嗎?”中信小說
韓霽皺眉。
郭昭又說:“最小的卒若是過了河,亦能吃掉對方最強的帥。若說凡人步是走卒的話,那么在葉楚月的運用之中,則是過了河進到對方帥營田字格的卒。凡人步,固然最弱,但也,能成為最強的。要不然的話,當初人族那樣艱苦的歲月,凡人們,靠著如今的傲慢和相輕,是殺不出來的。”
“昭昭。”
“嗯?”
“我覺得,她看起來,也不是那么的討厭。”
“……”
郭昭陷入了長久的沉默,不知該作何回答,只用心看著血海上的論劍戰場。
楚月背后是欲要封天的紫色大火,混亂,震.動,但她的凡人之道,便如棋盤上的走卒,鎮定沉穩的往前走。
她攥緊了女修劍,咧著嘴一笑。
“嚴淞熙。”
“見過萬象劍法嗎?”
話音一落,嚴淞熙的紫色劍魂光火,不絕如縷纏繞到了她的劍上。
劍出。
以敵之劍魂,攻敵之劍魂。
借力打力。
將萬象劍法運用極致。
配合凡人步。
一人一劍,變化莫測,磅礴萬鈞之氣勢卻如大軍壓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