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讀網 > 太玄記 > 第296章 大膽!斬斷的暴虐!伸手拿!從頭到尾的離譜!暴?!機會
  “嗯?”靜止戰梭的甲板上,寧親王撇頭見姜玄走出,頓時精神一震,以法門直接清除了身上的酒勁,起身道:“寶物要出現了?”

  “對!”姜玄微笑點頭。

  “在哪里?可要做什么準備?”寧親王連忙道,雖已不敢低估姜玄的尋寶能力,并將這次收獲上限目標,定到了造化級,但敢猜是一回事,事到臨頭,也是難掩激動。

  “不需要準備。”姜玄道,“等就行。”

  “等?所以……就在我們現在這個位置?即將出現?”寧親王指了指腳下。

  “差不多。”姜玄微笑。

  兩人說著,寧親王突然好像察覺到了什么,扭頭一望,天狐娘娘從船艙通道里飄然而出,寧親王下意識微微蹙眉,雖然他跟天狐娘娘并不熟,兩人私下里幾乎不會交流,但他還是感覺到了,這位被姜玄控制、身份極其尊貴的九尾天狐,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樣。

  又一下子說不出,到底哪里不一樣。

  好似是那種媚惑眾生的天然氣質,變的更重了!

  “我……妹妹的化身……在附近!”天狐娘娘走到姜玄身旁,僵硬的傳音道。

  “哦?”姜玄詫異看她,臉色微妙。

  天狐娘娘依舊在嘗試抵抗契約與心靈法門的雙重控制,只希望姜玄接下來的更多詢問,自己可以少說一些,或者……能夠依靠姜玄問題的漏洞,回避一些關鍵。

 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,姜玄并沒有追問。

  他確實是很詫異岐靈國主的化身會來,卻知道為什來,以及,可能是跟隨誰來的!相比于虛古城擁有毫無爭議的最高領袖,虛清城則派系眾多,因為三大仙國有三位國主,他們各有擁躉,岐靈國主被尊為大國主,擁躉最多。

  這些都有公開情報,親疏遠近的,本就不是秘密。

  “這次虛清城的造化們需要繞路過來,剛開始晚了一步,在正常宇宙,速度最快的造化,應當是羽靈國主,但在虛界,則是虛潛星主……他又是岐靈國主的死忠,不出意外的話……”

  “小狐貍化身能第一時間出發,應當就是那個,為了與我聯絡,而特意留在虛界的化身吧?境界恐怕很低……膽子真大!”

  一個低層次化身,戰死都不怕,對其本體影響不大。

  就怕被活捉!

  與本體距離過于遙遠,還隔著虛界,本體是無法讓化身直接潰散的,一旦被抓,其意識中的很多記憶信息,都可能泄露!不過想來,哪怕出現最極端的情況,那化身也不會給任何人這種機會。

  化身總有辦法自毀!

  “萬幸啊!我計劃一開始就在防備,有人知道我境界,小狐貍化身來了也沒什么,能看到我,卻也無法看穿我境界!我也不需要動手!”姜玄暗暗道。

  ……

  天涯幻境外,虛暗中。

  “一群該死的爬蟲,防備的這么嚴密!該死該死!”‘暴’非常暴躁的咒罵著,幾萬年了,‘極惡’每次給他情報,他都能有收獲,收獲的過程也非常輕松。

  這次他本以為也會是那般。

  兩大陣營幾十名造化追上寶物,無論誰拿到了,都會引發混亂的大戰!他就能趁機偷襲,說不定能送走多名造化,戰利品將超出他之前的總和,還能吞噬到他之前不具備的法門,包括太初至寶,他也有機會爭取!

  他算是被極惡“培養”了幾萬年。

  不僅僅是獵殺吞噬收獲,還有各種虛界特殊環境,他汲取到了特殊能力。他現在的很多法門手段,都是不被外界所知的。

  所以就連祖山老人,都無法察覺到他的暗中跟隨。

  他本以為,這次出手,他將走上更高峰,無論是兇名上,還是收獲上,他充滿了信心!

  可……寶物竟然被追入了天涯幻境!

  這徹底毀掉了他的想法計劃!

  “我絕不能進天涯幻境,無論外面有沒有諸多監視,一但我在內部暴露自身,兩大陣營將會直接開始聯手,先殺我,該死該死!”暴越想越暴躁!

  兩大陣營雖在原山打生打死的爭奪資源,但面對同時出現在兩大陣營面前的邪惡族群,他們是會先聯手殺之,

  這是有過先例的!

  而天涯幻境里眾生平等!不能虛暗潛行!在里面暴露了固然不會被殺!出的來,可出來的過程很麻煩!兩大陣營的造化若先一步,在外面聯手布置,他除非一輩子都躲在里面,否則,出來就會被圍攻!

  風險太大!

  “這寶物,怎么剛好,就進入了這種特殊時空?哪怕是進入可以傳送的特殊時刻,我也不至于如此被動!”

  暴躁!

  怨念!

  ‘暴’卻也只能等結果,寄希望于,誰都沒拿到寶物,寶物橫穿過天涯幻境飛出去,其他人繼續追!那樣他還有機會!亦或者,里面出結果,他們出來打?!

  ……

  “造化級的寶物?”寧親王扭頭看姜玄,他有猜測,但這還是第一次問出來,也沒背著天狐娘娘傳音,尋寶本就是三人一起的。

  “你猜!”姜玄對他神秘一笑。

  一旁天狐娘娘卻表情悚然了一下。

  姜玄叫她出來,說是讓她出來看驚喜的!

  是寶物?!

  造化級的寶物?!

  這魔頭若是得到造化級寶物,豈不是……

  “若是造化級……”

  寧親王已經習慣了姜玄賣關子,連說著,“咱們雖然用不上,級別太高,也未必適合咱們神魔族群,但若剛好適合某個大族修行,恐怕能賣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價格……”

  不同于“太初寶物”,其誕生與天地初開的混沌有關,其附帶的一些小效果,能夠給低層次的修士帶來好處!造化級寶物則不行,都是在天地初開后宇宙演化過程中孕育的,境界不夠,無法運用!

  天狐娘娘聽寧親王這么說,心又放下了不少。

  這魔頭本就不缺錢,得到一件自己不能用的造化寶物,也只是更有錢而已!雖從長遠來說,意義巨大,但……對付這個魔頭,就不能考慮長遠,心靈魔頭一旦能活的長遠,有沒有寶物都會變得非常恐怖!

  考慮長遠是沒意義的!

  只要他別短期借助寶物迅速變得更強,就可以跟他“分個勝負”!

  “我不會將寶物賣掉的。”姜玄卻道。

  “你已經知道寶物是什么?”寧親王便問,“留著以后用?適合神魔族群?”

  “當然!”姜玄點頭,又道:“別問了,很快,你就會看到!”他說完,又莫名的掃了一眼天狐娘娘,眼神似笑非笑。

  虛界混沌白石,他必須拿到!

  除了涉及到本源混沌之力的關鍵外,姜玄還想到一個理由,那就是,一但他擁有更強大的生命力,身體恢復能力,耐性,那他應該能……更好的“對付”大狐貍!

  天狐娘娘心里則又緊張了起來。

  寶物魔頭不賣?!

  難道這魔頭還有提前運用造化級寶物的辦法?!

  閑談,等待。

  姜玄同時還“隨意”看了看自己因果中的諸多關聯,試圖通過間接因果,鎖定岐靈國主化身!而說是隨意,實際上哪怕祖山老人,哪怕法門極限施展到具象化的地步,且目標就在附近,也遠不如姜玄“看得真切”!

  卻不是說姜玄因果能力已經超越祖山老人,還差的極遠,而是祖山老人對惡怨因果法門并沒有什么深刻的了解與理解,也沒與天狐娘娘存在絕對因果關系。

  另外最重要的是!姜玄是混沌修行者!

  他的某些能力,能在與其他人同等強度下,效果強大千倍萬倍,或者說是一種質變!

  就比如“審視自身因果”!

  通過審視混沌,自上而下的審視混沌中的自己!這是非混沌修行者不具備的!哪怕是混沌真神,也只是在混沌中看清自己的道路而一路向上而已!

  “大狐貍與我的因果關聯強度,甚至要遠遠超過我與幾位娘子,自十七歲誤入黑潭宮后,引魂古印讓我們有了同死之契,開始是我會因她死而死,逆轉契約后是她會因我死而死,核心從未變過……嘖!”

  姜玄觀察著,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感慨,他與天狐娘娘的糾葛,是在他走出黑潭山前,便已經開始了!一直到今日,“愈演愈烈”!

  “一個方向上的絕對因果關系,而她與岐靈國主是天生至親因果,我能看到她們的因果關聯,但……”

  還無法徹底鎖定!

  姜玄也并沒有認真,是真的隨意!算是一種隨便嘗試、想要更多理解因果法門的修行心態!

  沒指望現在就具備能通過間接因果鎖定人的本事。

  姜玄也十分清楚,就算能鎖定,也毫無意義!

  不可能抓到!

  其實猜都猜的到,岐靈國主化身既然來了,大概率是跟著虛潛星主的!

  “以我現在的因果修行進度,之后還會無限使用更多因果修行寶物,僅考慮我能掌握的因果法門,達到野燭那種水平,這……并不需要太多歲月!而我只要達到那種水平,通過混沌直接審視,我找人的能力,是野燭無法想象的,甚至可能是祖怨都無法理解的……”

  “但……”

  姜玄思緒稍微飛了一下,他很清楚,某一刻的鎖定是一回事、鎖定可以因為驟然的距離變化而掙脫,更不要說,能鎖定和能殺,是兩個層面的概念!

  “三千年,三千年啊……”

  “我想要在三千年內晉升造化,完成我所設想的計劃,我需要創造的不可能,不止一處或者幾處,不僅僅要多方面的打破前輩的認知,也要打破我自身目前的自我認知……”

  至寶已“近在咫尺”!

  姜玄雖有喜悅,卻并未有太多即將有巨大收獲的激動亢奮!反倒是想越多,越感覺壓力!虛界的經歷,遭遇越多,想法越多,想做的便越多!但這是與他進入虛界時的初衷與前輩的囑咐是相違背的!

  他本該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境界提升上!

  而不是遇事便有想法,便去做什么!

  然而回想自己的過去,自己似乎,一直都是如此!從未嚴格執行過自己的計劃,雖說計劃趕不上變化快的事經常發生,但也有很多事,是他主動才發生的!

  構想一個宏大的計劃,按部就班的執行,計劃出了問題便一次次補救……這讓姜玄最近有了一種,自己受困其中的感覺!

  在進入虛界前,他可沒有過這種困擾。

  在極短時間內做了許多復雜思考的姜玄,又暗暗道:“我一路走來,經歷諸多生死,一往無前!又有幾次敢說有絕對把握?”

  “而如今我卻……前輩自知我混沌修行永恒之姿,便希望我專于成長,穩健向上,而非再多生枝節!十重命格使我預見未來片葉,雖讓我計劃更多防備更多,卻也使我……漸漸只做有絕對把握之事!”

  “這般,是不可能打破不可能的!”

  “浴火而行,一往無前!才是我立天命時的初心!那般才能創造奇跡!使不可能,成為可能!”

  “我與前輩雖有近似的大宏愿,但終究……是不同的。”姜玄思索至此刻,這一瞬,并沒有發生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,姜玄不過是突然有感而發,思索諸多,卻好似“頓悟”了什么,不僅僅是找回初心,以至于不朽神心都發生了一些還無法完全縷清的根本性變化!

  姜玄也由此得出了一個若被其他人知道,會覺得十分離譜的結論!

  “我,膽量都變小了。”

  “大膽一點!”

  “我應該,再大膽一點!”

  念頭至此,姜玄突然盤坐,雙手扶膝,依舊看著前方,看起來是在觀察等待即將“出世”的寶物,實際上卻是,他認真了!集中精神!審視混沌推演因果!

  得出自己應該膽子大一點的結論,姜玄第一時間想到的,便是抓岐靈國主的化身!

  抓她!

  雖然他明白這是不可能的!他如果是個巔峰造化戰力,或許有機會將岐靈國主化身逼到自毀了結那一步,但沒有如果,以他現在的極限戰力,沒有任何可能過虛潛星主那一關!

  還有一些原因足矣說明他的想法是錯的!

  比如,他絕對不能讓岐靈國主知道自己目前境界、他雖自信能殺死造化境下任何存在但并沒有把握活捉、雙方關系惡化影響假裝合作等等……

  原因很多!

  但姜玄卻放棄了更深的思考,不想那么多了!

  先嘗試鎖定!

  未來有機會再謀劃嘗試,沒機會也沒損失!想太多從一開始就選擇放棄而什么都不做,未來機會來了,也會因為沒準備而再次放棄!

  “大膽!不是無腦沖動!”

  “目前這種局面,我很難主動創造什么機會,離開天涯幻境后更不應該,對我而言,有太多具備絕對實力的存在!每一步的風險都太大,好處卻不夠,不值得……”

  “不過,先嘗試對她化身進行第一次鎖定,認真一些,這次用不上,將來或許有機會,就算沒機會……對因果鎖定的第一次嘗試,成不成,也會有收獲!”

  “她的一個低級化身對我有什么用?這……”

  “我又想得太多了!”

  姜玄很快便又主動放棄了思考!先推!先鎖!先嘗試!

  閑著也是閑著!

  ******

  “那邊!”

  數十名造化依舊在想盡一切辦法的追逐著“竄逃”的虛界混沌白石,神易也盡可能的“跟隨者”,他現在心態已經徹底變了,確認誰都不可能拿到,只想看笑話!

  “還跟著呢?”

  “你這小子腦子是真不好!自己境界低微拿不了,還說造化也拿不到,偏偏又跟著,神魔族群秘密培養你這么久,就培養出你這種廢物?!”

  “廢物別跟了!還不快點滾蛋?不然等會兒出結果去外面打起來,我肯定先殺你!”

  “殺了干嘛?要我說得抓活的!這廢物能發現寶物,剛剛又能短期突破時空限制,特殊是真特殊,說不定能廢物利用!”

  一道道聲音又開始傳來。

  不是虛清城的造化是碎嘴子,而是神易在原山的表現,以及其來自神魔族群,就是針對他!

  神魔族群短板非常明顯,歷史原因,導致沒有造化神魔!這次追逐虛界混沌白石,除了神易以及他的死士護衛,竟沒有其他神魔參與,所以若能將他恐嚇走,帶人先離開,讓神魔族群,徹底退出這次競爭,那對打擊神魔族群的聲譽,將有很大意義!

  就這?領袖族群?

  至于說要不要真趁這次機會,殺神易幾人,虛清城的造化們都明白,可能性不高……因為若真發展到去外面開戰,神易幾人可以不出去啊!

  等外面出結果,散了,他再走!

  總不可能,因為他,兩大陣營在外面長期對峙都不走!他再天才也沒那么重要,境界還低,除非他之前成功拿到了寶物!

  盞茶功夫后。

  “嘿!廢物!你真不走啊?本尊必殺你,說到做到!”又一次出現在虛界混沌白石附近的蠻天帝,看著接著出現在遠處的神易,冷冷笑道。

  “呵!”神易也冷笑。

  他繃不住了!他本不想與這些低級的土著造化發生太多低俗無趣的爭吵!可被罵了一路,同陣營的也不幫他說話。

  他這般境界,同陣營的造化們輕視他本屬正常,畢竟連同族都不是,境界差距又過于夸張。

  但神易卻難以接受。

  他在乾京那些年,不過是稍稍展露一些,哪個不朽神不捧著他?不稱頌他是超越時代的天才?就算是陛下,也只是威嚴,而并非對他有輕視。

  怎么到了虛界,這群土著造化明明已經見識過自己的一些特殊,還敢輕視自己?!

  一絲暴虐,在神易心底滋生。

  但又驟然消失,仿佛被什么斬斷了一般!

  不過神易還是借著這股勁頭,開口了!

  “我再說一遍,我拿不到,你們也不可能拿到!我就是要看你們的笑話!”神易冷笑著道,“你們一個個不過是比我早修行了一段歲月,不然又豈能與我相比?你們才是落后無知的廢物!換成我若修行幾十萬年百萬年,別說區區造化,混沌又如何?永恒亦可期!”

  “大膽!”

  “放肆!”

  “你死定了!”

  開罵!對罵!連不少同陣營的造化,都遙望向神易的方位,皺起眉頭!因為是兩大陣營一同追逐,都不放棄,都不相信神易的化,神易剛剛那段話,是把“自己人”都罵進去了!

  “唉!他……年紀不大吧?”另一個方位極速飛行的祖山老人望了一眼,心里微微嘆氣。

  這家伙比姜玄都能得罪人!

  祖山老人猜對了一半。

  神易年紀確實是不大,一百多歲!但這并不是神易敢于突然叫罵所有人的原因!

  神易本身就沒在乎過他們!對他來說,再有兩三千年就離開這個鬼地方了!在這個過程中,除了激怒大乾女帝這件事不能做外!其他的,他本身就沒有什么顧慮!

  堂堂巔峰混沌主神之子,還能讓一群蠻夷欺負了?!

  他不受這個委屈!

  “你們快些吧!我倒要看看,你們誰有本事,真能拿到這顆異常失控的寶物,我說不行就不行!”

  “你們空有境界,對混沌的理解都還不如我,只知道盲目追逐,這么多天,連一件無主的寶物都拿不到,讓其失控越發劇烈……”

  “哦對了!你們中大部分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造化,廢物東西,連完整造化都沒掌握,卻占據造化之名……”

  神易越罵越痛快,心底的暴虐再生,卻又好似被斬斷的消失!

  造化們被罵的竟然都不說話了。

  不是罵不過,而是這家伙荒謬的已經沒有搭理的必要!一個個身影,全都用戲謔的眼神看他。

  倒是蠻天帝,在聽了一陣后,嘲笑開口道:“被寶物掙脫,沒讓你在我們這群造化面前顯得你厲害,急的你腦子壞掉了嗎?開始胡言亂語!初來乍到虛界,你是想揚名吧?還不夠你現眼的!”

  “你這般心境,未來是走不遠的,還以為大乾女帝培養出多厲害的秘密存在呢……你這樣,我也就放心了!”

  活了百萬年,并在家鄉宇宙域庇護修行族群已有數十萬年的蠻天帝,以蠻為名,但那是他的戰斗風格!他極為智慧,通曉人心!

  竟直接點破了神易的心態。

  “他肯定年紀不大,能有幾百歲?而且幾百年都在修行中度過,沒有復雜的人生經歷,內心沒有歲月的沉淀,顯得幼稚,也屬正常!”虛潛星主聲音幽幽回蕩。

  而后,無論神易再說什么,都無人在理會他!

  呼!

  一團黑霧突然憑空出現在飛馳的虛界混沌白石附近。

  距離不足萬里,而且是斜前方!

  地淵老祖!虛清城造化后期!靈體族群!

  其他所有人都緊張了一下!但很快又放下心!只有神易罵了一聲廢物!地淵老祖并沒有拿到,關鍵那一瞬,其施展不觸發時空反噬的法門,也被突然下墜躲閃的寶物繞開!

  ……

  與此同時。

  “嗯?!!會炸?”

  戰梭上,正在嘗試鎖定岐靈國主化身的姜玄突然臉色微變!自盤坐狀態起身!

  ——是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關鍵畫面,在那個畫面里,虛界混沌白石撞入他的身體,兩顆白石碰撞在一起,導致他轟然潰散!

  “不對!它并非是要主動傷害我!它只是想要與另一顆融合!距離越近氣息越狂暴!”

  “我屬于,是被波及的?”

  混沌白石從未傷害過姜玄,哪怕是體內的那一顆,想要出逃,都是用“溫和”的方式!沒爆發混沌級力量瞬間殺死姜玄這個混沌修行者!

  所以姜玄能夠判斷。

  是這兩顆混沌白石在融合開始,都會爆發混沌級的力量!它們不是針對誰,而是自然散發!可融合發生在姜玄體內,就會導致,姜玄被沖擊到!

  “但我并不會死,我的意識不會徹底湮滅……我只需要重生位置,稍微遠一點,就能避免被連續沖擊,但,那豈不是……我得等它們融合完,才能去拿?”

  “我還拿個屁!”姜玄目光激烈閃爍。

  若是這般,一堆造化在周圍虎視眈眈!姜玄也需要暴露真實氣息實力,產生一連串失控影響!雖然決定大膽一點,但計劃還是要進行的!

  可計劃再次趕不上變化快!

  “這……嗯,應該可以這樣!”姜玄卻很快又淡定了。

  他想到了一個最簡單的辦法解決問題!雖然會產生新的問題,但感覺……以體內空間的現在規模,若讓寶物在內部融合,其爆發氣息覆蓋范圍,不至于全面覆蓋碰到空間的邊界!至于其完成融合后,自己能否將本源混沌白石融合,姜玄倒是不擔心。

  哪怕這個時代這方宇宙所掌握的太初寶物融合法門,都是針對混沌寶物,而并非本源混沌寶物,但自己是混沌修行者,他當初融合混沌白石時,也是沒靠什么法門的。

  時間推移。

  很快!

  寧親王突然臉色一變,因為他看到了,戰梭外遠處,一道身影憑空出現,并極為興奮的朝著戰梭斜前方的方向極速飛去!

  “造化!是‘陽熬老祖’!”寧親王臉色變的驚疑且難看。

  虛清城的造化中期,屬于造化中非常特殊的存在,掌握獨門血脈法則能力“遠古光逝法則”。

  姜玄也扭頭望了一眼。

  “據記載,遠古光逝法則,其具備光之法則、光之造化所不具備的諸多玄奧訣竅,如光之遁,虛界壓制對光之遁的影響較小,以至于陽熬老祖在虛界絕大部分環境中,速度都列于萬族頂尖,而在其家鄉宇宙域,其與光同生,近乎不死不滅……”

  姜玄隨口一說,又笑道:“不過,像天涯幻境這種眾生平等的時空,他并無速度上的優勢。”

  “雖是如此……”

  寧親王見姜玄如此淡定,心里急得很,剛要再說什么。

  呼!

  另一個方位,又一道身影利用規則隨機出現。

  是一個身背巨刃男人,極高極瘦,黑袍黑斗笠,好似古典傳記里使用獨門兵器的俠客。

  “影宗之主!虛實造化圓滿者!”寧親王臉色再變,瞳孔猛縮!

  修行族群!人族!虛清城巔峰造化之一!

  “混沌影石,就在他手中吧。”姜玄也精神一震,不由感嘆了一句。

  影宗之主可是如今最負盛名的宇宙傳說之一!擂臺死斗的戰力恐怕僅次于蠻天帝,而若正常宇宙虛空死戰,他則能勝過蠻天帝!

  還沒有人知道若環境絕對合適,其戰力上限到底到了什么地步!

  但傳說,三大國主若非手持傳承寶物,不依托氣運,都未必是他對手!在那種情況下,他很可能是修行族群里,戰力僅次于大乾女帝的存在!

  據記載,其誕生大約已經二十萬年。

  就在他誕生不久后,其家鄉“萬塵宇宙域九塵星”因一場浩劫近乎毀滅,生靈殘存寥寥!他是其一,身負血海深仇!

  十九萬年前晉升紀元,九萬年前晉升造化,直至虛界開發前的九萬年前到五萬年前間,他孤身游歷宇宙,尋找毀滅家鄉的真兇!并在那個過程中,掃蕩了大量邪惡族群,并建立了神秘的“影宗”!

  期間諸多機緣、兇險,以及傳說事跡!

  目前,其雖與羽靈國主私交甚密,名義上歸屬于虛清城,但幾乎不參與兩大陣營的戰爭!除了在原山因幾件寶物的出現參與過爭奪混戰外,在原山以外的地方,他就算意外碰見了虛古城的修士,也會無視!并不會隨意殺戮!

  《萬族寶典》里對其記載的篇幅,非常長!

  遠超過關于流光神王,虛潛星主的篇幅!

  “祖山老人,一直想要拉攏他吧……”姜玄提了句。

  “是!影宗之主曾游歷過許多宇宙域,期間秘密吸納影宗成員,這個神秘宗門不受限于族群、血脈、地域,目前兩大陣營都有他的人,且絕大部分身份未知,被發現身份的,要么已經死了,要么都去了虛清城……”寧親王也就是下意識的隨口說出來。

  現在是聊這個的時候嗎?!!

  連續出現兩個虛清城造化,一個比一個猛!尤其是后者,影宗之主雖無惡名,但其不過是把在虛界的主要精力,放在了針對邪惡族群,以及追蹤“真兇”上!

  他有仇恨!

  他也渴求寶物,讓自己更強大!

  他可是虛清城最恐怖的存在之一!

  “根據《萬族寶典》記載,雖無切實證據,但都猜測……”

  天狐娘娘很罕見的開口,余光瞥著姜玄,“當年影宗之主家鄉滅于浩劫,其幕后真兇,是被譽為宇宙魔頭的……上古心靈路線修士吧!也可以稱呼為,心靈魔頭。”

  天狐娘娘話里有話的口氣。

  寧親王雖察覺到了天狐娘娘突然說話的異常,但他的聯想方向,是上古時代的仙妖族群,曾自滅過族群內部所有心靈路線存在!

  姜玄則似笑非笑的看了天狐娘娘一眼。

  “看那邊!是‘陀帝’!自己人!”

  “古行老祖!”

  寧親王甚至都沒時間來闡述自己的憂慮,或向姜玄追問什么,在接下來極短的時間內,又有多名兩大陣營的造化存在,出現在其目視范圍內,寧親王極度驚詫,怎么這寶物出世,會引來這么多造化?

  姜玄飛到“附近”能感知預判,已是他不能理解!

  這群造化是怎么回事?!

  而緊接著出現的一道身影,讓寧親王一下子怔住了。

  被稱為‘五行游神’的特殊光團出現在一側僅十多萬里外,這是一個極近的距離,其出現后,斜插著飛向了一個方向,這與之前出現的多名造化,大部分的選擇一樣!

  “游神大人!他不是……”寧親王先懵了一下,然后猛的扭頭看向姜玄,雙目瞪的前所未有的大,張了張嘴,卻發懵的半個字都沒說出來!

  屬于虛古城陣營的五行游神……在多日前,寧親王與祖山老人最后一次聯絡時,祖山老人隨意提到過一些名字,都是他已經察覺、看到的在其附近的同陣營或對立陣營的造化!

  都在追虛界混沌白石!

  這些名字中,就包含了‘五行游神’!

  所以……這些造化是追虛界混沌白石過來的?!!

  也就是說!

  “你提前幾天,是在……在……在等……”寧親王強調怪異的,好似已經不是自己的聲音!

  超過震撼極致情緒帶來的虛無感,就好像在做夢!

  “是!”姜玄沒等寧親王說完,并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,而后又扭頭示意了一下方向,“它來了!”

  寧親王一下子扭頭看過去。

  什么都沒有。

  但他并沒有等太久。

  很快,他先感知到了狂暴的氣息!緊接著目視隱約看到了一顆白色的石頭,極速直飛!

  “寶物!”天狐娘娘臉色一變,她也看到了寶物,并感受到了氣息不對勁,“這種復雜而深層的力量,具備磅礴的生命里,這是……”

  被封印三十萬年的她缺失了太多認知,并不是一本《萬族寶典》能彌補的!

  “傳說宇宙天地初開時,分虛實兩界,誕生了我許多混沌至寶,其中關鍵,為涉及到宇宙根本的混沌九石,虛界與正常宇宙各有九件這種太初至寶!”

  姜玄淡笑著隨意道,“九石以顏色命名,這顆!便是虛界混沌白石!主生命力量!”

  姜玄說著目光隨意一瞟。

  他的眼神依舊不含多大惡意。

  最多只能稱為戲謔!

  天狐娘娘卻感覺到了警告、譏諷,以及恐怖的威脅!她也確實是因此恐懼,這魔頭一直在等這玩意?!熟讀萬族寶典的天狐娘娘清楚,太初寶物其實際價值高低是不確定的,其高級又不夠高級,以至于低境界能用到的效果太低,現如今宇宙萬族除了大乾女帝,也沒有其他混沌境!

  但太初至寶則突破了那個“界限”,高級到了哪怕附帶效果,也對低層次有了巨大用處!

  主生命……

  姜玄還是出身神魔族群!強肉身族群,與主生命的寶物非常契合!

  天狐娘娘心里極慌,臉色卻鎮定,緩了一下直接道:“那又如何?這么多造化,你有機會拿嗎?”天狐娘娘說著又反應過來一件事,臉色詭異目光也戲謔起來!

  “你一定不敢暴露實力吧!”

  “你甚至都不能動手!”

  “你不想讓任何人知道,你已經晉升為不朽神!對吧!”

  天狐娘娘的思路一下子通了,她意識到了,妹妹知道姜玄的秘密,姜玄根本不敢讓自己的不朽境界公開,不然傳到妹妹耳朵里,妹妹一定會下決心,直接曝光他!

  更不要說,小妹的化身就在附近!

  姜玄一但動手,小妹化身直接曝光,他可以直接被困死在天涯幻境了!敢走出去一步,馬上就會面對聯合絞殺!

  “哈!”

  “哈!”

  天狐娘娘說完還笑了兩聲,甚至拍了一下手掌!發自內心的笑容極富感染力!分外動人!

  腦子非常亂的寧親王再次感覺到了天狐娘娘的不對勁。

  這是他第一次見天狐娘娘如此直截了當的當面譏諷姜玄!不明白天狐娘娘為什么能這樣做,姜玄給她的命令什么時候放寬了?更不理解天狐娘娘為什么說,姜玄“一定不敢”暴露實力!

  “何須動手?”姜玄卻笑,“我若無把握,又怎會來?”

  “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任何想當然的想法,都不過是笑話!”天狐娘娘嘲笑姜玄近乎無腦的自信,“如此多的造化,你對他們的能力又了解幾分?對你而言,哪一個不是絕對的實力?”

  “呵!準備看驚喜吧!”姜玄再笑,卻是一手攬住了天狐娘娘的腰肢。

  天狐娘娘“被迫”依靠在姜玄身側。

  輕攬美人遙望的姿態,頗有美感!

  天狐娘娘卻因此心驚膽戰!一下子認清了現實!她知道姜玄是在警告她!并一下子胡思亂想了很多情況!姜玄是可以輕易的當眾侮辱她,讓她出丑,甚至成為天狐一族的恥辱!

  天狐娘娘安靜了。

  “你……提前感知到了虛界混沌白石的飛行路線?”寧親王開口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姜玄道。

  “但……”寧親王剛要說,便看到了五行游神與寶物交錯而過,白石極速繞飛了一下,這也正是寧親王想說的!

  “兩大陣營的造化們圍追堵截這么久,多少次對其近身,但寶物會躲,造化也拿不到,你又如何能拿?”寧親王問道。

  “伸手拿!”姜玄道。

  “伸……手……拿?”寧親王品了一下,并沒有理會這三個字的“深意”!

  怎么就伸手拿?

  呼!斜側遠方,祖山老人憑空出現!

  呼!斜側上方,更遠的位置,蠻天帝出現!

  還有虛界混沌白石后方、各個方位,越來越多身影出現,有的是憑空出現,有的只是飛過來,進入寧親王的視野!

  姜玄也目光瞥了一下,看了一眼極遠之外的虛潛星主!其雖是憑空出現,但腳下始終踩著“飛舟”!姜玄很懷疑,小狐貍的化身,應當就在那船艙里!

  又短短十多息后,姜玄聽到了疑似精神異常的聲音,在虛空回蕩!這個人始終都在說話,姜玄也提前看到了,但因為距離關系,只有足夠近,他才聽到聲音傳過來!

  “你們如此白費力!哈哈哈,還想挑戰天涯幻境的規則!如此愚蠢!你連我一根絲發都碰不到!”

  “數十萬年修行,都修到狗身上去了!”

  “蠻天帝?就你也敢稱‘天帝’?!天帝者,執掌天穹與地淵,睥睨寰宇,超脫于命,超脫于數……就憑你!也敢稱天帝?!你配嗎?!”

  “廢物東西!你們怎么還沒拿到啊?怎么還拿不到?不會真被我說中了,我拿不到,你們誰也不可能拿到!”

  聲音滔滔不絕,肆意嘲笑,辱罵!

  姜玄從其一些話里能分析出,應該是某個敵對陣營的造化曾試圖襲擊過他,但在天涯幻境里,不可能的,反被嘲笑!

  但姜玄還是有些懵。

  如此瘋狂挑釁造化們,人家不襲擊才奇怪!造化們都被罵的不回嘴了!還罵?而且,以后不過了?!天涯幻境里安全,以后出去后呢?哪兒來的這么大怨氣?更重要的是,這人穿著大乾皇朝親王袍,但姜玄并不認識他!

  “這家伙……”姜玄開口。

  “易親王,怎么……”寧親王也有些愣,他雖與神易接觸不多,主體在京城多數時間都在閉關,但關于其能力、品行等,他是聽說過的!

  風評極佳!

  被譽為超越時代的天才!都沒聽說過他恃才傲物,更不要說如此“狂躁”的一面!

  “他啊……你跟我說過,就是他發現了虛界混沌白石,嗯……”姜玄沒有繼續往下說,因為寧親王告訴過他,這家伙是陛下秘密培養的,具體來路,不清楚!

  知道寧親王也不了解這個家伙,沒有多問的比要。

  等有機會回去可以直接問前輩!

  對于前輩會秘密培養某些存在這種事,雖然沒談到過,姜玄本身卻并不感覺有多意外,比如他自己,本身也是被前輩所秘密培養!

  虛界混沌白石越來越近。

  并且有更加明顯的加速趨勢。

  寧親王也越來越緊張,并突然開口,“要不要聯系祖山老人,配合一下,還是……”

  “不用!”姜玄回了一句。

  “它更快了!越來越快!最多三十息、二九、二八、二七……不行!它的氣息更猛烈了!你法門加持也未必拿得住!還有二十息……你怎么拿啊?!!”

  虛界混沌白石的狂暴變化越發明顯,越發強烈,能量沖擊覆蓋范圍也更大!現在不僅僅是怎么拿的問題,而是姜玄哪怕以極限實力,都會被混沌白石釋放的狂暴能量刮死!

  戰梭上三人都會死!

  寧親王臉色狂變,其他造化們也清晰感知,臉色很不對!虛界混沌白石自然釋放的威能,已經讓一些造化,感覺到了威脅!

  只有諸如蠻天帝等最頂級存在,依舊自信可以“拿”!

  卻也憂慮!

  因為寶物的變化趨勢沒有停止!越來越強!

  難道那個腦子有病的神魔易,說對了?!!

  “哈哈哈哈!你們終于要相信我了嗎?你們終于知道自己的愚蠢了嗎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一群廢物蠢貨!”

  “按照這種趨勢!再有十五息,它的外放強度將超過造化能承受的極限!”神易語速極快,肆意的狂笑譏諷,心底的那一絲暴虐反復滋生、消失,而他自身并沒有察覺,依舊快意說著,“還有十息!九!八!……”

  神易聲音激蕩,而他本人已經干脆自側后方停下了,看著寶物飛。

  一部分造化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。

  不再追逐、不再嘗試利用規則隨機換位,全都停在色彩夢幻的時空中,凝望著!臉色很難看!

  轟隆隆——

  寶物極速飛行與狂暴氣息掀起了劇烈的轟鳴,所經時空色彩“沸騰扭曲”,這是其釋放能量過強已經與這片時空規則形成對抗的具象化體現!

  “二——”當神易念出這個數字時,虛界混沌白石的飛行速度,已經達到了一息千萬里。

  神易卻沒有念出下一個倒數數字!

  因為就是在這一瞬,姜玄將自己那顆一直在壓制的混沌白石,丟進了體內宇宙!

  距離他僅剩下一千多萬里的虛界混沌白石,因此失去了目標!驟然收斂了全部氣息,在所有人感知中變的相對模糊,飛行速度減緩,卻依舊因為慣性,直奔姜玄!

  “變了!”

  “它又變了!”

  “快!”

  包括神易在內的所有人,全都做出了反應,換位、追逐!卻很快又都一下子“定住”了!

  因為附近的所有人全都看到了,寶物飛行方向的正前方,一艘戰梭在色彩中緩緩浮現,戰梭船頭上有三道身影,其中那手攬絕代美人的黑衣青年,向前伸出了手,掌心向前。

  因慣性速度依舊極快的白色石子,直接撞到了其手上,被其一把握住!

  伸手!拿!

  姜玄之前如此說,便是字面意思,沒有任何深意!

  寧親王有些“癡呆”的看著這一幕。

  而姜玄所處位置的四面八方,幾乎絕大多數方位都有一道或幾道身影或遠或更遠的看到了這一幕,祖山老人、流光神王、蠻天帝、天運行者、虛潛星主、五行游神、古行老祖、影宗之主、太幽老祖等等數十道身影……追入天涯幻境的大部分人都在!只有少數人,因先前或更早的隨機換位,而運氣很差的徹底脫離了目視范圍。

  天涯幻境在這一瞬,似乎所有人都離開了,回歸到了曾經,那平靜死寂的漫長歲月里!

  但實際人都還在。

  只是驟然陷入了呆滯,以及匪夷所思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的思考中!

  怎么會有人剛好就在那里?!

  其與色彩融為一體,已經等了很長時間?!

  本已不可阻攔的寶物,竟然在其現身前突然再次收斂狀態??!

  他之前沒參與過追逐吧?!

  寶物被他拿到了?!

  啊?!

  啊?!!

  連祖山老人都未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,腦海里也是那個字:啊?!

  ……

  虛潛星主的“飛舟”中,船艙房間里側臥長塌,始終看著眼前霧氣畫面的岐靈國主化身,一下子坐起戰力,人可以說是直接蹦起來的!

  霧氣畫面并不是一個太高明的法門,只是讓岐靈國主化身能時刻看到外面的情況而已!

  一雙美目瞪的老大!

  臉上甚至閃爍過瞬息的驚悚!

  姐姐!姜玄!寧忌!

  在同樣感覺匪夷所思的基礎上,岐靈國主還知道,姜玄走了心靈路線!將來會成為宇宙魔頭!所以姜玄的這種成功,對她而言稱得上是一種未知的驚恐!哪怕他還境界低微,可恰恰是境界越低……它就越荒謬!!

  ……

  “似乎不太一樣,就好像是兩顆看起來很像的鵝卵石,形態細節上存在許多差異,而且虛界的這一顆,明顯顏色稍微暗一些……”在將虛界混沌白石暫時收入體內前,姜玄稍微觀察了一瞬暗暗道。

  他應該是如今這方宇宙,唯一能確認兩件對應至寶細節差異的人!

  “姜玄?!”聲音從一側傳來,依舊能從其驚詫的口氣中,聽出震撼與猜疑不解。

  姜玄瞟了那人一眼。

  是敵人!

  虛清城的造化后期“狼心客”!兩人之前當然沒見過,不認識,但對方或是看過姜玄的畫像!也可能是通過寧親王,確認出三人組的身份,推導出了黑衣男人是誰!

  “姜玄?!”

  “姜玄?!!”

  其他人跟著紛紛做出反應,卻都是反問狼心客!

  “他就是那個姜玄?!”蠻天帝也開口,如很多造化一樣,雖然聽說過姜玄的名字,虛古城的著名敗類與笑話,神魔族群罕見的無恥下限……但也只是名字!他可從未有過心氣,去了解一個連紀元境還不是的螻蟻!

  “姜玄?!”

  “他——”

  “他——”

  接下來所有人都反應,都是有些遲滯的,他什么?所有點都是極端離譜的!以至于問題太多,連首先該質疑什么,都很難決定!

  “他不可能只是運氣好!”影宗之主目光波瀾凝視姜玄,口氣卻毫無情緒的道!

  這是一句廢話!

  姜玄運氣逆天,在這里休整剛好等到了?越發狂暴的寶物在接近他之后,突然收斂氣息與能量,是因為他運氣,剛好遇上第二次變化?!

  這不可能!

  所有人,這件事跟運氣一點關系都沒有!卻也,沒人能夠直接想象出,姜玄是怎么做到的!超出認知的事,并不能憑空去想象!他們缺乏最重要的聯想基礎!——不知道神羅的混沌白石,在姜玄身上!

  ……

  “師尊!師尊!!”乾京城,流光直奔那最高處的恢宏大殿!寧親王本體非常急,以至于人還未到大殿外,便開始傳音呼喚!

  呼!

  霎時間時空變換,寧親王本體被偉岸力量直接挪移到了大殿中,正在批閱奏折的夢幻身影,維持著即將落筆的姿勢,盯著自己弟子。

  “他出事了?”夢幻身影直接問,口氣收斂了全部情緒。

  “不,不是!”寧親王連忙道,本能的見禮。

  “哦……”夢幻身影略有凝固的身姿放松開來,置筆于案,從容起身踱步,“那你為何如此驚慌?”

  “我們,他,然后,就他……拿到白石了。”寧親王磕巴道,他想說重點,但重點不僅僅是拿到白石,整個過程,全都充斥著離譜二字!

  “不急,慢慢說。”夢幻身影道,“什么他,什么然后,姜玄拿到虛界混沌白石了?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怎么拿的?”

  “他就……他……伸手拿……是這樣師尊!徒兒得從頭說,得從幾天前……”

  “好!你從頭說。”乾皇表現出了極大的耐心乃至語氣上的安撫,雖然她并不喜歡自己已經活了四萬多年的親傳弟子,還如此的不穩重!好似話都說不清楚!

  但!跟在姜玄身邊,受刺激是正常的!這跟境界年齡都沒關系!小家伙不當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!

  “是前幾天,他突然出來,說傳送,然后……”

  “進入天涯幻境后,他就說等!等寶物!”

  “……幾天也沒動過!就在原地等!”

  “然后……”

  寧親王是真的從頭講述,語速非常快,說的非常完整,所有細節都說了,因為那些細節也是離譜的,是越想越荒謬的!

  “……寶物本來已經不可能拿了!外顯氣息已經強到,很多造化都停下不敢嘗試追逐,但就在撞過來的前幾息,白石突然就……”

  “姜玄一伸手,就拿到了!”

  “而且而且!我之前問過他!怎么拿?他說的就是……伸手拿!他——”

  大殿里陷入了短暫的安靜。

  “小家伙所持有的白石,在吸引虛界混沌白石!甚至從一開始,便吸引?!所以寶物自原山出世后,才會那般竄逃?”念頭直接在乾皇腦海中劃過!

  “不對!若吸引,應該是相互吸引,而并非單方面的!小家伙并未徹底融合神羅的這顆白石!并不是一體!”

  “他以混沌之力壓制了體內白石的出逃?”

  “可他……是怎么切斷兩顆白石吸引連接的?!”乾皇一下子猜到了很多,但依舊有想不通的地方!

  “小家伙之前切斷過忌兒分身與本體的連接,連絕對因果都能暫時切斷隔絕!又能切斷太初至寶的連接?他是掌握了一個……什么法門?!”乾皇直接推到了關鍵處!

  但這個關鍵,依舊無法想明白!

  “師尊?”寧親王突然開口,實際上乾皇并沒有思考太久,才沉默了幾息而已,但他是真的急!

  “怎么?”乾皇回過神來看向弟子。

  “大戰一觸即發!”寧親王連忙道,這是他急切的關鍵原因,“兩大陣營許多核心造化全都在天涯幻境,雖然在里面都無法動手,但任何人脫離天涯幻境的過程都必然遲緩,脫離方位會被監視,還有……”

  寧親王敏銳察覺到了!

  姜玄這般拿到寶物,多么離譜荒謬,都可以之后再問!目前最大的問題是,怎么走?!姜玄的境界太低,以至于情況向著另一個極端發展了!

  換成任何一個虛古城造化拿到寶物,出去打,只要先走掉,事情就會結束!造化可不是那么容易隕落的!可姜玄在造化面前,極限戰力也是不堪一擊。

  沒有任何容錯率!

  “……但凡有任何一個虛清城造化,先一步離開天涯幻境,我們出去,便沒有任何辦法應對!而且,寶物既被咱們神魔族群所得,徒兒以為,應當避免造化大戰,虛清城本就造化更多,此戰優勢,若導致我方造化隕落……”

  “所以?”夢幻身影問。

  “請陛下下旨!令太玄王暫留天涯幻境!”寧親王躬身,請旨的姿態非常正式,又連忙道:“如今天魔降世,又有邪惡族群環伺,且天涯幻境位置更利于虛古城支援……只需不出天涯幻境,虛清城的造化們,不可能一直守在外面,對峙不了幾年……”

  寧親王也是無奈。

 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辦法!

  誰都能想到!

  但……姜玄到底是有多么的“一意孤行”,多么的“不聽勸”,寧親王記不得自己究竟見識過多少次了!他甚至都沒問姜玄,要不要靠拖延,迫使虛清城造化們離開!不用問都知道答案!

  “另外!徒兒斗膽!請師尊下旨,令姜玄攜寶物,暫回神羅休整,他若攜至寶繼續探索,惡怨之祖,恐怕都會有親自出手之可能!這般兇險……十死無生!”寧親王又順勢提出!

  還是請旨!

  還是因為,他感覺姜玄不可能因為這次收獲,而停止自己以身為餌的探索!只有陛下降旨,才能左右他!

  “嗯……”乾皇略一沉吟,而后道:“不準!虛界諸事,太玄王可自行決斷!”

  “啊?”寧親王一下子抬起頭。

  乾皇回身踱步,邊走邊說:“太玄王既去天涯幻境等寶物,想來必是先有謀劃,如何脫身,他且聽他安排便是!至于之后探索之事,若真能引祖怨現身,不失為一番大功德!”

  這話說的半真半假!

  前面是真的!乾皇相信姜玄有辦法脫身!

  而后半段……拿姜玄的命,換殺祖怨的機會,她當然是不愿意的!換所有邪惡族群的命她都不愿意!在寧親王剛提讓姜玄先回來時,她都心動了,想讓姜玄先回來,真的太危險,層次太高,沒有任何可控性!

  但,乾皇并不想向自己弟子承認那個“離譜”的事實!

  其實她……并不能……完全命令姜玄!

  兩人并非純粹的君臣關系!姜玄在她這里不聽話的次數,是其他人不知道也無法想象的!他欠揍真不是一天兩天了!

  “以小家伙對惡怨的防備能力,他不會被因果污染而死,其他方式的死亡,并不會影響到我復活他一次,他終究……”乾皇在長案前坐下時暗暗道。

  這是她對姜玄的底限!

  虛界的復雜環境,姜玄的激進性情或者說成長方式,他死于某次重大事件中,真不讓人意外!所以乾皇有心理準備!并早在姜玄去虛界前就明說過!雖然隨著姜玄境界越高,她如今復活姜玄的代價,已經非常巨大!

  但乾皇覺得自己能承受!

  真有恢復不了的,等她去盤虛宇宙后,也能恢復!

  “你暫留于此,若有情況,及時說。”乾皇說著,再次提筆,翻開奏折。

  不過在落筆前,她又暗暗道了一句:“小家伙你好欠揍啊!”

  ******

  “祖山大人,若有人向您傳音問起,便直說我是神魔渾源!不要含糊不確定引發猜測!拜托了!”

  天涯幻境,姜玄第一時間向祖山老人完成了傳音,而后便一直處在被圍觀的狀態中,除了其他人間各種不為人知的傳音外,還有許多明火執仗的嘈雜!

  “你為什么在這里?”

  “你如何讓至寶收斂威能?!”

  “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  “姜玄?!神魔渾源境?!”

  “大乾女帝的屏蔽天機!看不透……”

  “旁邊那位,便是大國主的親姐姐……受制于姜玄。”

  “你走不掉了!小東西,你境界如此低微!想過怎么離開嗎?!交出寶物!否則你必死無疑!”

  “這便是神魔第一天驕?!竟如此驚艷詭譎!此事傳開,名動萬族!哈……可比那傻子強多了!”有人在問,有人在威脅,也有人在夸,順便挑撥離間!

  神易繃不住了!

  此刻他腦海里已經沒有要在乎誰看法的概念!只有一些極端情緒!你們都算什么啊?!一群低級愚蠢的土著!

  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!”神易突然大笑,接著道,“既被我們神魔族群所得!此寶乃是被我發掘現世,那論功績,此寶也應有我的一……”

  神易說著直飛向姜玄,卻突然消失,被這里的規則,強行傳送到了更遠的位置!

  惡意!

  動用飛行法門針對另一生命體心懷惡意的接近!

  “哈!”許多虛清城造化在此刻都笑出聲,蠻天帝更是順嘴說了句,“這種挑撥都看不出來?神魔內斗!有趣,有趣啊!”

  神易干脆不裝了。

  “把寶物給我,我與你補償!”神易在極遠之外開口道。

  姜玄看向他眉梢一挑!而后笑而不語!

  想屁吃!

  姜玄都懶得回應他!

  而姜玄的這個笑容,卻被神易視為了挑釁!所有人都把他當傻子!對與姜玄這個名字,神易本就很煩,很多年前就被用來跟他比較,什么原始宇宙的土狗?他配嗎?除了大乾女帝外,他就從未看得起過這方宇宙的任何存在,包括姜玄!

  而現在,竟出了這般情況!

  神易甚至有一種,本該揚名的是自己,卻被姜玄踩著上位的感覺!

  “姜玄!我受陛下旨意前往原山任務,此寶既你我合力所得,而我又身負皇命,此寶理應由我先保管,我好向陛下復命……”神易既發瘋,卻又好似開始理性。

  開始講道理。

  而且,他內心堅信自己是對的!相信陛下會認可自己的行為!這種太初至寶,被臣子所得!不該獻給朝廷嗎?不該屬于陛下嗎?一個境界如螻蟻的存在,既沒身份也沒實力持有!而他神易,只是想要借用個兩三千年!

  宇宙規則這種寶物是不能帶出這方宇宙!

  他只是想暫時用用!

  若能把寶物帶回去,獻給陛下,潑天功勞有他大大的一份!再順勢提出向陛下借用,想來陛下是會同意的!其他任何臣子都不行,但他可以!

  陛下知道他真實身份,誰又能跟他比呢?

  更別說一個在親王中排在末流連紀元境都不是的姜玄!

  ……

  “師尊!”大殿中,寧親王本體突然開口,向夢幻身影匯報情況,關于神易的不理智,寧親王在之前的匯報中,順嘴提過幾句,辱罵得罪同盟造化,極為反常失智,但乾皇并未就此表態,重點都在姜玄身上!

  而此刻,神易眾目睽睽下與姜玄爭執。

  當眾內斗,性質更惡劣!讓宇宙萬族看笑話!

  “讓他閉嘴。”批閱奏折的夢幻身影頭都沒抬,她對神易在此次事件中失敗后的反常,倒是沒多少意外。

  神易就不可能看得起這方宇宙。

  他生于盤虛,長于盤虛,天生不朽,巔峰混沌主神獨子!他與這方宇宙的唯一關聯,只是他爹是從這里走出去的!他對這宇宙沒有任何認同,對神羅也沒有感情!并帶著特殊的上位者心態。

  所以他能否克制自己的情緒,都很正常!

  乾皇甚至還能夠隱隱判斷,神易的誕生……是非常態的,是非自然的!哪怕是修行族群到了混沌境,想要擁有后代,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的!更不要說,神羅大帝是天地所生,天生本不能孕育后代。

  他到了混沌境,既要克服境界帶來的規則影響,又要克服血脈影響,還直接生出一個先天宇宙同壽……

  疑問早就有。

  但乾皇并不在乎,有忠國契約約束,他呆不了多久又要離開,他性格究竟如何,未來又會怎樣,都跟她沒任何關系!

  神易若有實質威脅可能,她必會殺他!

  卻不會因為其他一些可能都稱不上問題的小問題,便殺死神魔先祖帝王之子。

  甚至,現在神易不再裝作一個天才君子,而是暴露本性,很可能會遭到其他神魔的厭棄,這事兒說起來……并不是一個壞事!

  ……

  姜玄都有些佩服神易招人煩的本事,咋比我還能惹事?

  見誰惹誰?!

  “你一開始是想與我好好談的吧?”

  姜玄拿捏著腔調的淡笑,“你想要分一分功勞,想要把我寶物給你!可惜……咱們剛好在天涯幻境,你的心懷惡意,第一時間就暴露了!無法再裝模作樣!”

  “而且,你是真不了解皇朝關于虛界征戰、探索的律法規則嗎?守陛下庇護之澤,受皇朝培養之恩,才能有不朽之境,與國效力,虛界征戰,你那俸祿是白拿的?”

  “原山發現重寶,自有朝廷功勛以賞。”

  “寶物若還未離開原山,你在奪寶中如果有實際貢獻,自然功勛更大!可沒有如果!這寶物歸屬若有爭議,也是陛下來說,還輪不到你!”

  姜玄說了幾句,便不想再廢話:“易親王,你若對這寶物歸屬有異議,大可回去后向陛下彈劾于我,而不是在這里胡攪蠻纏,讓在場的各族領袖看笑話,辱沒了神魔族群!”

  “姜玄!為勸你不要一意孤行!若真鬧到陛下那里,你以為以你身份,陛下還會……”神易還要說什么。

  “易聽旨!”姜玄一旁的寧親王突然高聲。

  所有人目光一下子都看過去。

  并一下子都明白,應該是寧親王本體此刻就在大乾女帝身旁,且對此處情況全都知曉!倒是不讓人意外。

  也沒人會懷疑,寧這個大乾女帝親傳,會假傳旨意!

  不可能的!

  現場一下子安靜了,連敵對陣營的造化們都沒出聲起哄攪合!在這種眾目睽睽場合,以個體身份去給大乾女帝這個宇宙至強不痛快,是不明智的!

  “臣……聽旨”神易當即跪伏,無論是忠國契約還是他本身確實是敬畏陛下,都讓他的反應特別果斷!

  “閉嘴!欽此!”寧親王面無表情道。

  靜!

  似乎更靜了!

  “臣……易,接旨!”跪在那垂著頭臉色狂變的神易,磕磕絆絆的道!他很想通過寧親王轉告質問,他不能理解,他憤懣的手都在抖!但最后,他在行為上依舊是絕對忠誠,毫無忤逆之舉!

  這是忠國契約的絕對效果!

  這個契約在不破解的情況下,確保了神易無法做出任何叛國之舉!叛國不包括一些私人爭執私人行為,但包括在陣前襲擊同僚、通敵賣國等等行為!也包括,對陛下旨意的絕對遵從!

  神易很快收斂了全部情緒。

  緩慢起身。

  在這個過程中,寂靜的時空突然響起了某位敵對陣營造化繃不住的笑聲!緊接著更多嘲笑出現!

  “呼哈哈哈哈!不是……哈哈哈!這家伙剛剛那么自信,怎么回事?!”

  “姜玄自微末崛起,數百年經歷堪稱傳奇!乾帝曾為他親臨域外,視其為當代第一天驕!哈哈哈哈……看來這家伙還比不了!”

  “在原山雖有作為,但不過是培養出來的工具!又豈能比得上姜玄從部落走出后對神魔的貢獻?!”

  “哈哈哈,這家伙,笑死了!”

  非常離譜的情況!兩大陣營的造化都在嘲笑神易,而且此刻大笑夸贊姜玄的,竟然是虛清城的造化們!雖然明眼人都明白,他們本質上在挑撥神魔內部,他們并未真地看得起姜玄,只不過,這家伙實在是太煩人了!

  “你此刻心境不穩,有狂亂之憂,應靜守靈臺!不要被無意義的紛擾所惑,先走,速速離去吧……”祖山老人向神易傳音勸導。

  神易默然無聲。

  起身后,不理會任何人,甚至沒看姜玄,他不想與姜玄對視,不想看到姜玄眼中可能出現的帶著勝利者姿態的譏諷。

  雖然姜玄并沒有那種眼神,他雖在看神易,但眼神里更多的是猜測,這家伙如此反常,腦子不是裝有病,而是真有病,所有人都得罪了?

  這勾起來他極大好奇,這是前輩培養的?!

  不應該啊,以前輩的培養教化能力……

  ……

  神易在嘲笑聲中轉身而去,飛出不遠后,便氣息一震,利用時空規則傳送去了更遠的隨機方位,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中!

  現場很快又靜了。

  寂靜!

  幾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姜玄!神易的笑話,被他們第一時間都拋到了腦后!

  “看我干嘛?沒事就散了吧!”姜玄笑。

  “其實你持有白石是一件好事,你這種螻蟻,出了天涯幻境,我們誰都好殺你,之后才是各憑本事……”身著灰甲的狼心客冷笑道。

  “姜玄,寶物可你暫交祖山大人!”流光神王直接開口,“我與祖山大人之后可為你作保向陛下進言,此寶,必屬于你!”

  不同人說類似的話,意思天差地別!

  以祖山老人與大乾女帝的關系,在場沒人懷疑這段話!就是想要代為保管,讓姜玄脫身先走,確保寶物依舊屬于虛古城陣營!卻也因為流光神王說的過于直接,以至于虛清城的造化們臉色微變。

  “并非不信任祖山大人。”姜玄話也直接。

  不給!

  我行!

  呼!

  這一刻,祖山老人動了!

  他直接飛向了姜玄,流光劃過,直接且順利的落在了戰梭船頭!緊接著流光神王也動了,也是順利,到了三人身邊!其他同盟造化,則都未有舉動!

  是不敢嘗試!

  誰敢說自己心里沒有一丁點想法?!

  這兩位就沒有!純粹的沒有任何惡念!

  “大人!”姜玄向兩人見禮。

  “很麻煩!”祖山老人蹙眉傳音,“你既能拿到寶物,過程令人瞠目結舌,想來是有一些超越時代的獨特本事,哪怕在如今天驕涌現的時代變局中,你也算做異數!越是這般,你越應該惜命!如今緊要,是如何避免大戰,次之,是你能脫身,寶物之后依舊歸屬你們神魔族群……”

  “陛下可有口諭?”流光神王則看向寧親王分身,傳音除了天狐娘娘,四人都聽得到。

  “師尊曾明令,太玄王可自行決斷。”寧親王道,口氣無奈。

  流光神王一怔。

  祖山老人也一下子看他,又將目光轉回到姜玄身上。

  “跟我走便是,有兩位大人在側,足夠了!”姜玄便微笑直接道,“我利用規則,我們一同多次換位離開此處,以我為主,不要心有雜念造成與我脫離……”

  集體隨機換位!

  只需要一個主體去觸發規則!而其他人則只需要不反抗并存在“連接”就行!無論是抓著姜玄衣袖,還是站在姜玄所契約的戰梭上,效果一樣!

  “隨機換位,或是最快離開這里的辦法!但一共數十人,需要絕對運氣,才能第一個出去,不然……”祖山老人道。

  概率太低了!

  你憑什么比敵對陣營的所有造化運氣都好?!

  他不怕出去開打,但因為姜玄境界太低,任何一個造化法門的余波,都不可能撼動兩人,卻會直接刮死姜玄!

  保護失手的風險非常大!

  “不靠運氣,我們會第一個出去!跟我就行!”姜玄道。這個辦法,是他來到天涯幻境后,真正見識過這里規則后,才想到的!

  ……

  幾人當眾密議的同時。

  其他數十名造化存在,無論哪個陣營,全都有人直接開始行動!觸發規則原地消失,開始嘗試以更快方式向外移動……出去!更快的先出去!

  敵對陣營要阻攔襲擊!

  同陣營要應對阻攔!

  ……

  戰梭突然啟動!掉頭找了一個方向!直飛而去!

  十多息后,姜玄觸犯規則,戰梭整體被挪移去了更遠的位置!開始“逃亡”!

  ……

  “大國主……”虛潛星主也開始向外移動,并向船艙里傳音,欲言又止。

  “該怎么做,便怎么做。”岐靈國主化身沒有遲疑的道。

  “好!”虛潛星主道。

  船艙房間里。

  岐靈國主蹙眉,臉色很不對勁。

  她現在處在巨大的糾結矛盾中!她想到了姜玄還非紀元就這么詭異,其存在風險太大,或許現在就能曝光!也想到了姜玄死,姐姐就會死!還想到,對之后是否要威脅姜玄,讓其把寶物給自己!

  好處,壞處,風險!

  還有……目前姜玄已經有極大可能,會在之后的混戰中,被己方同盟造化所殺!那也會害死自己姐姐!

  可她的身份,她不能因為個人感情,便下令,要求同盟造化全都離開,放棄對數萬年來虛界第一件太初至寶的爭奪!讓他們放棄“唾手可得”的巨大利益,只是為了一個對同盟沒有貢獻的人,那會動搖同盟的根本!讓人離心!乃至拒絕命令!

  虛清城內部派系問題本就比對面嚴重!

  岐靈國主也清楚,她未必能在利益分歧巨大的情況下,完全指揮得了苦靈國主、羽靈國主的擁躉!

  “姐姐,姐姐啊……”岐靈國主默念著,美目中的色彩越發復雜。

  一揮手。

  前方出現了方桌棋盤,棋盤之上,是曾經未下完的殘局。岐靈國主起手,輕輕落子,又看向空無一人的對面。似回憶著,似等待著,寂靜無言。

  ******

  “嗯?!你為何每次都能,距離邊界更近?!”祖山老人有些吃驚扭頭看著姜玄,已經經歷了多次傳送,這種隨機傳送方位是不確定的,可姜玄卻每次都“剛好”更向外!從未走過回頭路!

  “很難解釋。”姜玄道。

  這其實是“十重命格”趨吉避兇的作用!

  姜玄現在是在逃命,他出去晚了麻煩很大!而他無論是在思維上還是行動上,都想要更快離開這里,并想要借用規則換位,這就形成了……姜玄在駕馭戰梭過程中,每每想要觸發前,腦海里都會閃過畫面!告訴他傳送位置更好還是更差!

  好,便是距離邊界更近!

  壞,便是走了回頭路!

  姜玄便可以選擇,只有腦海里預知接下來是好結果時,他才會觸發傳送!

  呼——

  戰梭又飛出數千萬里后,姜玄再一次觸發傳送!

  依舊更向外!

  “按照這種速度,我們必然率先離開,就算率先走的易運氣足夠好,也不可能比咱們更快!”流光神王道。

  提神易,不是他有什么威脅,只是因為他最先離開。

  “外面有一些造化的法門化身或者傀儡,用于監視,不足為慮!”祖山老人道,并用頗為驚異的眼神瞟姜玄。

  就這么隨便就脫身了?!

  沒什么復雜設計!

  就是,更快出去,第一個出去!但想要確保這一點,應該是不可能的才對,祖山老人確保不了,姜玄卻能做到!

  “等你隨我們回虛古城之后……”祖山老人開口。

  “我不回去,繼續探索。”姜玄看他直接道。

  祖山老人張了張嘴,卡了一下。

  “兩位大人不會強行帶我回去吧?”姜玄又笑問。

  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都沉默了。

  當然不會!

  寧親王剛剛都說了陛下的口諭!讓姜玄自行決斷!其實就算沒有現在這個口諭!兩人也不能!從姜玄初來虛界后,與因果被污染的寧忌同行,以身為餌,到如今手持至寶,還要繼續探索……加大被惡怨襲擊的可能!

  兩人本就不能擅自去破壞陛下的計劃!

  “公開身懷至寶,與寧同行,繼續探索……”流光神王斟酌開口,“這幾乎已經是公開承認,自己是誘餌!惡怨會更謹慎,甚至可能很長時間都只是觀察,但……惡怨獨特的因果襲殺手段,本體不需要冒險,他們終究是會出手的!”

  “陛下之后手,我等不知。”

  祖山老人開口,“想來,陛下不會讓至寶流落向邪惡族群的情況發生,殺你者,或將被殺,寶物也會被馬上奪回,但……一旦被污染而死,陛下就算將你復活,你也會再死!”

  兩人在勸姜玄。

  既是自行決斷,那姜玄當然可以自己決定回去!

  “或可聲稱,寶物由我帶回。”祖山老人道。

  “意義不大,虛清城方必會質問生事,無法在虛古城公然拿出寶物以做證明,便會坐實扯謊!何況……這般寶物,已是寧殺錯,不放過……”流光神王道,搖了搖頭。

  降低姜玄的風險,必須得是真的帶走寶物。

  否則,口頭聲稱毫無意義!

  姜玄也不會給的!

  “我以身為餌,沒必要那般!”姜玄此刻才開口,也算是表態,“正如流光大人所說,我身懷至寶繼續探索,等同公開承認,就是在誘人來殺我……我需要這樣的效果!至于生生死死,只能憑本事了!”

  “以你天資潛力,不值得!”祖山老人直白道。

  “以身報國,不負君恩,哪有什么不值得?”姜玄笑著反問,也是甩鍋給前輩背一下!

  祖山老人一下子不好反駁了!

  這話是絕對的正確,只要陛下態度不變……還能去指責陛下心狠不成?

  天狐娘娘一直在旁邊。

  戰梭上路后的對話,已不是傳音,天狐娘娘都聽到了,聽的想吐!還來一句“以身報國,不負君恩”!聽的人惡心的發麻!這個魔頭太太太能演了!還沒死呢!都讓他演出了慷慨悲歌壯烈無雙的感覺!!

  因為天狐娘娘臉色的細微變化,流光神王瞥了她一眼。

  對于這個存在,無論是他還是祖山老人,都沒什么心氣過多關注,她雖是岐靈國主的親姐姐,卻荒廢了三十萬年,實力太弱。

  其他價值……也完全沒有值得兩人重視的價值!

  外界認知是有些錯誤的!

  不是輕看誰,而是兩人都知道岐靈國主是怎樣的敵人!若非陛下的存在,或許其便是這方宇宙最驚艷絕才的女人!她心狠絕情起來,也絕不輸陛下!

  所以天狐娘娘的價值上限,對兩個頂尖造化來說,并不高,真涉及到頂層緊要厲害之事,岐靈國主不可能因顧及姐姐性命,就退讓!

  能當“女帝”且長期維持良好統治的人,沒有哪一個會因為個人感情,而去“誤國”!

  不過,流光神王還是在瞥了天狐娘娘一眼后,看向姜玄問了一個問題。

  “你為什么一定要帶著她?”流光神王問,他很懷疑這后面有什么事,而不是表面看起來這樣,借用其能力,亦或者迫使仙妖族群在殺邪惡族群上出更多力!

  姜玄怔了一下。

  以智慧、神性、通透著稱的流光神王,就……人蠻直接的!這個看似“簡單”的問題,其他人多是會猜不會問,想當然!

  流光神王卻當面問!仿佛猜測出了什么!而這個問題,實際上要真回答,是怎么說都是不合理的!除非姜玄說實話!

  “呃……”姜玄緩了一下,而后道:“我好色。”

  戰梭上一下子安靜了幾息。

  流光神王已經好久沒有這種“無語凝噎”的感覺!

  他知道姜玄只是不想回答,但敷衍的理由當真是……

  “觀你心氣,不似會被情欲所困之人。”流光神王道,卻也沒再追問什么,而是道:“與我二人相談,你有禮而無卑亢,觀你作為,絕不僅天驕氣度,亦非盲目自負,并無將死之悲涼!你以如此境界,被陛下這般倚重,全權行事,說是死士誘餌,卻又好似,另有深謀。”

  “陛下之局,我并非局內人,本亦不該深究其根本,不過……”流光神王拿出了令牌,遞于姜玄,“緊要關頭,若時機合適,可與我聯絡。”

  一路“逃亡”!

  一路相談!

  姜玄還拿到了能更快聯絡到流光神王的特殊令牌,之后也與祖山老人交換了聯絡印記!這是姜玄第一次與虛古城兩位巨頭交際,結果卻是……流光神王給了他更深刻的印象!

  以前他聽得更多的,是關于祖山老人種種,而并非流光神王!

  他是真直接!

  他當著祖山老人面給姜玄更快聯絡的令牌,并不怕祖山老人會因此有什么想法。他知道自己不是局中人,但他想要入局,發揮自己的作用,并且直接說出來!

  姜玄感覺得出,流光神王因為一些猜測,已經開始超出常規的看重自己!卻也不是說,祖山老人輕視自己!祖山老人身為虛古城這一任的城主,事務太多……而流光神王不在任期,顯然已經有,一但姜玄緊急聯絡,他可以馬上放下所有事,馳援的準備!

  ******

  天涯幻境最外,戰梭沖入光暈,開始以絕對恒定不可挪移的方式向外移動!

  一道道身影因此聞風而動!

  是造化們留下的低層次法門化身、傀儡、監察寶物等,他們一直都在外圍轉圈觀察,此刻直接鎖定了姜玄的位置!

  但毫無意義了!

  因為姜玄幾人是最先出來,最先進光暈!其他造化出來的時間必然更晚,外面這些屬于敵對陣營的低層次存在,根本就不敢襲擊!

  “再有大半個時辰,我們便將出去。”祖山老人觀察著外面,又看姜玄,“到時候你……”

  “寶物傳送!”姜玄道。

  “嗯!”祖山老人點點頭,勸又勸不動,陛下計劃不敢輕易干預,也只能如此了!

  “或許是這次奪寶最好的結果!”流光神王開口,“姜玄脫身失去蹤跡,沒有利益在眼前爭奪,咱們與虛清城,也沒有打的必要了……”

  “無法確定,惡怨多久后會知道姜玄拿到至寶,他們在邪惡族群中,消息算是靈通的,或許幾天內就會知道!到時候姜玄雖不再面對虛清城的威脅,他們也不可能跟邪惡族群合作,但其他邪惡族群,以及惡怨本身……”

  雖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都有憂慮,但此刻幾人談話的氣氛,還算是輕松的!

  畢竟!奪寶之事,是虛古城贏了,也沒有誰隕落!

  事情就要結束了!

  而姜玄之后的安危……

  短時間內出事的概率反倒是非常低,當誘餌太明顯,又只有惡怨能追蹤姜玄的位置,太初至寶的價值導致了,他們不可能與其他邪惡族群輕易合作,寶物只有一件,利益分配很難談,也無法建立信任!

  惡怨本身還會更謹慎……

  “其實若分析起來,如今傳言的那些,裂也好,崩也好……都說是你殺的!同盟有太多中下層想要害你,推波助瀾!這種荒謬的傳言本也是挑釁,暴噬古族信不信本是皆有可能,而你拿到了太初至寶,或許反到能阻止暴或噬來殺你……”流光神王又道。

  “是啊!”

  姜玄也笑了一下,不得不說,這竟然形成了一種“好處”!

  “我之前是值錢,現在是值錢過頭了!惡怨哪怕耗費千百年乃至更久,只要能殺我,都不會與其他人合作,暴噬古族,可能已經無法從惡怨那里買到我的位置,出不起價了!”

  “不能因此掉以輕心。”

  祖山老人開口道,“目標既是最難纏的惡怨,你若隕落于其他邪惡族群之手,得不償失,而且暴……他很獨特!僅說兇惡,虛界無人可及,而且他的能力,不能按照族群來認知,他吞噬過多名特殊造化,掌握打破血脈限制的造化級特殊能力……”

  “暴還沒吞噬過惡怨,不然,他的麻煩程度……或將到時代演變也無法解決的地步,成為不輸心靈路線宇宙魔頭的極惡!”流光神王點出了祖山老人想說的最關鍵處。

  姜玄當然知道暴有多麻煩多恐怖!

  暴噬古族的吞噬能力,在造化后似有某種質變,近乎作弊一般!而暴的恐怖,不是他依靠某種特殊血脈能力,存在一個方向上的特殊。而是其自身能力的滾雪球!他活的越久就越全面越無解!

  能應對全方位的復雜局面!

  “噬呢?”姜玄卻問了一句,感覺吞噬古族兩位造化,名聲差距非常巨大。

  “噬的天賦遠遠地低于暴!”祖山老人道。

  “遠遠……低于?他們一個造化初期,一個造化中期,誕生時間差不多……”姜玄問。

  “噬的天賦,足矣靠歲月,熬成造化!哪怕他不修行!暴在這方面的天賦,只能說略強,但其他方面的天賦,兩者不在一個層次!同樣的境界與時間內,暴能創造一百種法門,噬可能只創造幾種……”流光神王解釋道。

  “這樣……”

  姜玄一下子懂了,“暴是被自己生命層次提升天賦拖累了,所以境界差距沒拉開太多,而他的法門修行天賦、創造天賦,噬完全比不了。”

  “對!”

  流光神王道,“這也可能就是暴出手次數很少的原因,虛界數萬年,他絕大部分時間,應該都是在虛界某處閉關修行,他自己有能力,創造出非常多匪夷所思的造化法門……不夠特殊的造化,他甚至都不屑于去浪費時間去追蹤殺戮……他現在的戰力到底多強,很難說!”

  “此事并未記載于《萬族寶典》內,太高層次的事,沒必要讓下面知曉這些,徒增其兇名!你們也不要對外流傳!兩大陣營的造化們,對此則早就心知肚明。”祖山老人道。

  姜玄與寧親王點點頭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姜玄接著又道,“大人剛剛其實是想說,暴,或許可能掌握不為人知的特殊追蹤能力,無法確認,所以……他可能殺我?”

  “對。”祖山老人點頭。

  “你也非常特殊,若真被暴找到,十死無生!你的一些特殊之處,若是可被吞噬掌握的法門能力,被他得去了,也可能引發一些極端后果……”

  流光神王連道,“而且,陛下的后手,若不是絕對實力的那種,而是針對惡怨,那么……未必能針對暴起作用!暴殺你吞噬奪寶脫身,那將是最壞的局面!”

  “我會……”姜玄剛想要再說什么,卻突然頓住了一下。

  一個畫面在他腦海里閃過!

  趨吉避兇,虛暗身處,某個大恐怖存在的惡意窺伺!

  姜玄人都呆了一瞬。

  這家伙的形象真的“太經典”了!他之前看到過兩次,也殺了兩個!頭生雙角的……

  “呃……我有個問題。”姜玄突然加快語速,并改為傳音,好似突然想起什么,想要通過念頭更快傳達,“暴,與噬,他們長得,不完全一樣吧?”

  “畫像。”流光神王也傳音,并直接遞給姜玄一個玉牌。

  姜玄意識瞬間進出,便看完了里面的信息,很簡單的內容,十幾個“人”的畫像,皆邪惡造化!包括暴與噬!

  姜玄也由此確認!

  “說什么來什么是吧?!說什么來什么!暴一直在外面窺伺?!他就在那?!”姜玄心頭狂震!并猜測,這家伙應該是一路尾隨的,他是尾隨兩大陣營幾十名造化而來!一直都在等機會?!

  那他,現在顯然是沒機會了!

  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站在一起,他再兇猛,也不至于犯病突襲!自己傳送跑路,等其他造化出來,兩大陣營也應當打不起來了,會各自結伴離去,人更多,他更不好出手!

  “如果我……”姜玄馬上又想到。

  他“能殺”暴!!

  姜玄一直都很清楚,自己恐怕未來很長歲月內,都不可能具備單獨殺暴的可能性!之后有機會,也得是借他人之手!

  而現在!

  似乎就是一個機會!

  只要他悄悄傳音聯絡告知,兩大陣營幾十名造化,暴再離譜,都會被圍殺!

  不過姜玄馬上又想到了新的問題!

  “不,不行啊!我不走,卷進去隨意刮死我!虛古城單方面圍殺,虛清城很可能黃雀在后,兩大陣營聯手殺邪惡魔頭,雖有先例,但也得在沒有其他大爭執的情況下……不然暴是目標,我也是虛清城的目標,會亂的,可能引發混戰,而并非只是針對暴……”

  “我得把自己摘出去!我帶著寶物離開,他們圍殺暴時,我不能在場,但……我若先走,便無法知道暴在虛暗中的位置變化……”姜玄在極短時間內,想到了很多很多。

  種種情況!

  他很激動!

  他看到了現在就干掉暴的可能!也看到了自己第一次親手促成兩大陣營合作的可能!只要他安排得當,他能“驅使”兩大陣營的造化們,為自己殺人!

  但不能存在“瑕疵”!

  要絕對避免雙方因此混戰!不給“談判要挾”“黃雀在后”的機會!

  “這暴的實力,究竟……”姜玄突然改傳音問。

  流光神王意識到,姜玄是不想外面那些化身傀儡通過口型,知道幾人談話內容,便也傳音:“不好判斷,但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……”

  “任何單一巔峰造化,都未必能贏他唄?”姜玄問。

  “其實未必,但可以這樣假設!”流光神王道。

  “那,在這種假設情況下,若兩位大人聯手……”姜玄又問。

  祖山老人笑了一下,這并不是一個很聰明的問題。

  “你要知道,造化是很難隕落的!”流光神王開口,“境界帶來的戰力強弱跨度,并沒有太大,這是一個生命層次,正面廝殺幾乎不存在速殺,一對一要看很多復雜的情況,是否伏擊、所處環境等等,而二對一,且相互熟識,法門相互配合,其效果可能是十倍!”

  “暴再特殊也必敗無疑,或有逃生可能,但若只說死戰不退,他死,我與祖山大人,連太大耗費可能都不需要……”

  “這也是仙妖三大國主恐怖的地方。”祖山老人隨意補充道,“不說氣運,他們可以帶來虛界的傳承寶物,讓他們的極限戰力,成百倍提升!可以說已經大幅度脫離了造化境的上限,若非陛下與他們對峙,或者說神羅未誕生陛下這般偉大存在,那三大國主,早已霸占原山,掃清虛界所有敵人……”

  “明白!”姜玄點頭。

  心里有數了!

  圍殺暴,似乎不會存在己方造化隕落的可能!人太多了!而只要安排得當,暴手段再詭異,跑的概率也微乎其微!但不敢說絕對!

  畢竟跑路這種事情,他可以是與境界戰力沒任何關系的!比如只需要一件極特殊的瞬發傳送寶物!

  所以……

  姜玄決定先不說!不能馬上告訴祖山老人情況!不然,若有可能,祖山老人絕不會把殺暴的功勞,去跟虛清城分享!不會選擇合作!

  能夠如此早的促成兩大陣營頂層造化進行一次合作,意義本就巨大!

  另外。

  姜玄還想到,若促成合作,那他……似乎有可能,創造一個,岐靈國主化身身邊,暫時沒有虛潛星主庇護的局面!大戰開始前后,其也必然是躲得很遠,防止被波及……那自己豈不是有機會繞過去抓人?

  雖然這樣做很不當人!

  “虛潛星主可能干脆不出手,但,也可能出手,畢竟,暴的身家不可想象,身上有多件太初寶物,各種造化級傳承之物戰利品等等……誰完成致命一擊,很有可能瞬間卷走其中最重要的那部分……虛潛星主速度冠絕虛界,且在虛暗中有更大襲殺優勢……”

  ******

  大半個時辰過去,戰梭飛出光暈。

  “兩位大人,就此別過!你們也無需作假幫我遮掩,寶物我便帶走了!等我此番探索結束,回到虛古城時,再正式謝過兩位大人!”姜玄與兩人道別,且沒有傳音。

  說著,姜玄還扭頭看了一眼“附近”那些并不敢靠的太近的虛清城造化們的低層次化身,拿出混沌白石晃了晃,又收好,咧嘴一笑。

  “我姜玄既有本事在你們眼前拿走寶物,便有本事守護此寶!你們不是說我出來便必死嗎?怎么不敢來殺我?哈哈哈哈!可惜啊可惜,我先出來了!你們的本體,來不及了!”

  “你們若真有本事,大可以來找我!可惜你們沒有!”

  姜玄是刻意的,但對其他人來說,有是自然的!

  之前在里面,許多虛清城造化都威脅殺他!

  姜玄狂妄之名,也是眾所周知!自然要嘲諷回去!

  ……

  “附近”虛暗身處,暴在此刻懵了一下。

  原本,他并不會對低層次的雜魚輕易產生惡意,那對他來說與蟲子螞蟻沒有任何區別,但他先前就“看到了”幾人乘戰梭在光暈中行進,是第一眼就“認出”了姜玄!

  因為寧親王!

  虛界數萬年,暴經常長期閉關,而來虛界的萬族修士越來越多!其中也只有造化層次,值得他認一認!其他的螻蟻長得有什么區別,并沒有心氣去特意了解!完全不重要!

  而寧親王來虛界都四萬多年了,與惡怨的糾葛無人不知,大乾女帝親傳,暴自然是認識的!

  他也因此推導出了,天狐娘娘與姜玄!

  裂與崩先后隕落,那個荒謬的傳言……暴的“惡意窺視”由此而來!但也僅限于此!

  “是他拿到了太初至寶?他拿的?!”暴非常吃驚!

  無法理解!目露兇狠的貪婪!

  原本,奪取太初至寶,并不是他的第一選項!趁亂多殺幾個造化才是!若能順便奪取,自然最好!不能,他出手后馬上就會撤!不會讓自己被纏住!

  可現在!

  寶物竟然被一個層次極低的螻蟻拿了?

  而且聽他的意思,他要單獨走?繼續探索?!

  ……

  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已經飛離了戰梭。

  姜玄在嘲諷的同時,便已經拿出了一件虛界傳送寶物,將其激發!在最后的大笑聲中,寶物驟然爆發猛烈的時空力量,將戰梭吞噬!

  呼轟——

  戰梭連帶著三人,憑空消失在了天涯幻境外邊緣地帶的虛空中!

  “去!”祖山老人跟著出手,權杖一揚。

  錯亂的規則力量,將姜玄幾人消失位置重新摧毀了一遍!徹底抹去了有人能在此處進行時空追蹤傳送的可能!

  而后,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并肩而立,傳音密語,開始了等待!

  等自己人出來,一同撤離。

  ……

  “他們應該不會再動手,沒有趁亂的可能!”

  “從時空波動來看,他所激發的寶物對紀元能而言,能傳送非常遙遠,無定向傳送,覆蓋范圍太大……他們還可能二次傳送,三次傳送……不可能靠搜索追蹤!”

  虛暗深處,暴隱隱的開始急躁起來。

  殺姜玄跟捏死螞蟻沒區別,考慮到自己被‘極惡’吵醒后知道的那些離譜傳言,哪怕只是挑釁,順手捏死,也算是成全神魔族群了!

  還有虛界第一件太初至寶!

  可怎么追蹤姜玄,是一個問題!

  虛界環境壓制了太多法門效果,本就不利于追蹤!

  “惡怨……他們能鎖定!而且……他們應該還不知道,寶物奪取結果消息!剛剛發生,消息傳播的沒那么快!所以……我要快!!”暴想到了辦法!也想到了,自己必須要快!

  不然,等惡怨得到寶物歸屬情報,就不可能告訴他!

  所以他必須馬上問!

  必須馬上去殺!

  甚至都不能在問完后,先到附近偵查一段時間,因為偵查過程中,一但姜玄又傳送了,時空追蹤傳送不順,他再問惡怨新位置,對方若已知道寶物歸屬情報,便不會再說!

  他必須要打個時間差,在惡怨知道情況前,找到姜玄,殺姜玄拿走寶物!

  但這樣做,是違反行事準則的!

  一點都不謹慎!

  “神魔渾源?就算第一境、第二境、第三境,對我也沒區別!哪怕裂的傳言是真的,也沒區別……他攜至寶僅帶著兩個紀元境繼續探索,明知道會被惡怨鎖定還一意孤行,當誘餌很明顯,但,別說暗地里有什么,明面上有幾十個造化,我也能動手,不過是需要趁亂突襲的機會而已……”

  “我是不是太謹慎了?!”暴想著想著,都把自己給想笑了!

  邪惡族群在虛界生存環境很惡劣,習慣性的謹慎,習慣性的規避可能存在的風險,一種思維慣性使然!

  可這姜玄是什么東西?!!

  “我可不是本體脆弱的惡怨!桀桀桀……情況緊急,卻也沒必要近身了!”暴最終還是選擇了“謹慎”!

  先找到人!

  到附近!

  法門遠程一擊,全殺!再過去拿寶物撤走!姜玄還有什么寶物都無所謂,毀掉就毀掉,他只要太初至寶!

  想到此處,暴突然意識內斂,緊接著睜開眼,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弓……這并不是一個蘊含特殊法門的武器,但卻是造化級!曾經的戰利品!在造化級戰利品里都屬于不太值錢的那種!

  但畢竟是造化級!

  超巨大的實力差距,射殺本就不需要太復雜!

  ……

  時間推移,從天涯幻境里出來的造化越來越多,祖山老人與流光神王明顯有機會去堵截第一個出來的虛清城造化,但并沒有那么做。

  不可能截殺!

  穿過光暈需要大半個時辰,雙方都看得到!誰被堵都會停在光暈里,已經沒人想在這里浪費時間,長時間對峙!引起利益紛爭的寶物已經被拿走了,對造化境而言,除非是有必須你死我活的私仇,否則,沒人想打無意義的死戰!

  “姜玄單獨去探索,你們也同意?乾帝到底在想什么?”蠻天帝出來后,遙望祖山老人方向問。

  “拿第一天驕當誘餌,邪惡族群不會上當,會上當的……必是手段特殊絕對把握,姜玄也扛不住!到頭來,怕事什么都失去了!”

  “終究是境界太低,這一次宇宙萬族能否抵擋住天魔降世,都很難說!等不到低層次天驕成長起來了,舍棄,也就舍棄了!”

  越來越多造化們出來,雖然是涇渭分明的相互集合,姿態上對峙防備明顯,但卻反倒是沒了之前的火氣。

  兩大陣營的絕大多數造化們,相互之間本就沒有深仇大恨。都不是來自同一個宇宙域,不像神魔與仙妖有長達數十萬年的血仇!

  所以雙方的很多對話,有些甚至稱得上是閑聊。

  “陛下的打算,又豈是你我能夠揣測?”祖山老人道。

  “離譜!你們是真離譜!太初至寶要是因為你們虛古城,流落到邪惡族群手中,你們就是宇宙萬族的罪人!”

  “閑話少說!這一遭,終究是我們贏了!等之后傳言起來,丟人的肯定不是我們!”

  很快,出來的造化已經達到了進入的大半數。

  “誒?那個小丑呢?沒出來吧?”蠻天帝好似突然想起來,并馬上傳音詢問那些同陣營的監測化身。

  沒人看到神易出來過!

  顯然是知道自己雖然先走,但沒有領先太多,未必能最先出來,怕被截殺,所有停下了!躲在天涯幻境內某處,等人走干凈了再出來!

  “要打嗎?雖然你們多了幾個人……我們人也不少!”祖山老人凝視蠻天帝問。

  蠻天帝一下子笑了,反問祖山老人:“他配嗎?”

  什么低級存在!

  配讓造化為他混戰?!

  ******

  暴觀察了好一陣,雖然雙方造化都還沒全部出來,但看局面,已經沒有任何打起來的可能性!這才開始遠離!

  盞茶功夫后!

  暴虐的身影自虛暗中沖出,一揚手巨大的爪子上漂浮出一個特殊的暗金色令牌,最強力激發!就這般,也足足過了十多息,他才得到回應。

  “距離我至少幾十個宇宙域,這蠢貨跑那么遠干嘛?”暴暗暗道。

  “你醒了?”祖怨聲音響起。

  “告訴我姜玄的位置。”暴直接道。

  “你信傳言?”

  “挑釁暴噬古族,總要付出代價!”

  “呵……等我!”

  兩人簡單幾句話,便暫時結束了傳信!沒有廢話,也沒談“價格”!根本就不需要!姜玄的價值對造化來說太低太低了!只有愿不愿意告訴!談價格……就姜玄那點身家,哪怕邪惡族群再貪婪,造化之間的對話,也不會提!

  不過,暴不知道的是,實際上他若知道祖怨所想,甚至可以跟祖怨要錢!

  姜玄掌握某種隔絕因果污染的法門!

  他已經是惡怨必殺之人!

  暴愿意免費親自出手,求之不得!祖怨也不打算提醒暴,姜玄身邊可能有什么,卻也不是想害暴,而是……不值一提!暴太強了!不可能威脅到他絲毫!

  ******

  “我們應該從新規劃一下探索路線,我現在相信,你具備某種特殊的感知能力,能夠提前很多知道針對你的威脅!但若真惹來祖怨,一次次傳送都未必能甩掉他的持續鎖定追擊,境界差距太大!”

  “我們若能夠在有限時間內,逃入類似于天涯環境、或多重折疊時空內……緊急情況下,就可以躲躲,聯絡人來救援!”

  黑暗虛空,戰梭飛速行進著,姜玄盤坐前甲板入定不動,寧親王則滔滔不絕。

  他說的有些道理的!

  但姜玄暫時選擇了無視。

  忙著呢!

  “暴會聯絡惡怨吧!他應該能想到!也應該會想到,殺我必須要快,要趕在惡怨知道奪寶結果前,打個時間差……”

  “小狐貍啊小狐貍……”姜玄身上漸漸激蕩起了特殊的氣息波動!之前的海量戰利品中有太多修行輔助寶物他都沒用!

  比如一些輔助修行狀態,提升整體感知、提升意識集中度等寶物!裂與崩的戰利品,當真什么都有!

  而現在,姜玄將這些寶物不斷從體內空間調出來,肉身煉化!提升狀態!

  這些寶物雖不是針對因果的!

  但整體狀態的提升,終究是有些用處!

  姜玄對因果能力的催動,也達到了極致!這跟在天涯幻境里截然不同,后者雖然認真起來,但并沒有真的發動太多,主要是借助混沌觀察,不然會暴露氣息波動!

  “雖然距離更遠了,但也沒有太遠,整體來說還是非常近的……小狐貍啊小狐貍,你在哪里呀!”

  他要完成對岐靈國主化身的第一次位置鎖定!

  雖然有沒有這個,并不影響他針對暴的計劃!

  但只有這個成功,才能趁機針對小狐貍!

  寧親王漸漸不說話了。

  他感覺出來了,姜玄并不是在體會剛剛得到的虛界混沌白石,而是在發動某種因果法門,不確定目的,但肯定不好一直打擾!

  “嗯?!是祖怨?!他親自鎖定我?!”

  姜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恐怖的畫面!

  一個仿佛森森鬼域的“世界”中,因其過于巨大,姜玄無法通過畫面而窺知全貌,猶如干尸一般的邪惡丑陋存在,口鼻吞吐著無數怨靈惡靈……

  “惡怨之祖,掌握惡怨因果的核心,他鎖定我,并非通過野燭!其他惡怨對生靈造成的因果污染,他可以直接追蹤……一盞茶后?!是什么導致我這次預判只是提前了一盞茶?若是距離太遠……他又怎么能在一盞茶內就連接我?”

  姜玄臉色微變,被祖怨第一次連接,哪怕有十重命格,他也感覺到了對方的恐怖威脅!

  “造化級的惡怨因果能力,某種質變?!”

  “因果能力……”

  姜玄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,因果能力,本身不應該受到距離的限制,就如同兩個分身之間的因果,不考慮被不同宇宙隔絕這種情況,距離多遠都是因果相連!

  或許因果的本質……嗯……

  姜玄并沒有想通!他對因果的理解還很淺薄!

  一盞茶后!

  姜玄氣息升騰,全力觀測混沌中自己的因果,它就像是一棵樹!許多條線連接著,他已經看到了那條非常詭異堅韌的因果線,與自己完成了相連!

  看著看著,姜玄呆住了。

  甚至有一種,自己第一次突然看到混沌的感覺!不同的是,自己是看的因果這一種,它沒有混沌復雜,但要比野豬連接過來的因果線復雜千萬倍,且更清晰,更真切!

  “好人啊……”姜玄在呆的同時,注意力被其深深吸引,彷如追入某種夢幻的海洋,心底卻在感嘆。

  惡怨的連接,是他修行因果最好的老師!

  一開始就是!

  而這次祖怨的連接,讓姜玄驟然體會到了更多!更深!更強的東西!它是那么清晰……這種非正常的因果連接,包含了惡怨族群的因果追蹤法門!最高層次!以至于,最強的那部分,哪怕再清晰,姜玄也看不懂!

  但只說那些能看懂的,許多,都是野燭從未提現過的!

  這次連接僅僅持續了十多息便結束!

  姜玄漸漸收斂氣息,閉目沉浸自身。

  好一陣后。

  他的氣息再次升騰,姜玄再一次開始嘗試鎖定岐靈國主化身——一蹴而就!

  “找到你了!”姜玄一下睜眼,咧嘴目光明亮。

  ……

  虛暗深處,暴虐氣息以恐怖的姿態不斷迫開虛暗亂流,極速行進著!

  “桀桀桀!”暴時不時的怪笑,情緒越發亢奮。

  祖怨不僅僅告訴了他姜玄的方位,讓他確認姜玄應該沒有二次傳送,還告訴了他,姜玄持續移動方向與位置變化速度。

  如此,不僅僅距離“很近”!

  他還能通過姜玄的移動速度,確認姜玄的后續變動位置,確認自己抵達所需時間!

  “再有半個時辰,太初至寶就是我的了!等之后祖怨得到消息,知道就這么平白給了我位置……桀桀桀,真想看看他的嘴臉!第一件太初至寶出世,陣仗搞的如此之大,最后最后,竟然毫無風險的便宜了我!哈哈哈哈哈桀桀桀!”

  興奮!

  太興奮了!

  ……

  與此同時,姜玄腦海里閃過畫面。

  “還有半個時辰!”姜玄果斷起身,向船艙內行去。

  其實‘暴’距離他依舊非常遙遠,只不過那等同于巔峰造化的速度,能半個時辰過來!時間對姜玄來說是綽綽有余的,因為他可以隨意延長時間,只需要一次傳送而已。

  “先聯系聯系,再進行傳送,遛他,給造化們繞過來伏殺的機會!”

  回到船艙,孤身一人,姜玄首先拿出了那個曾經單獨準備讓岐靈國主留下印記的令牌。

  激發!

  十多息后,都沒有得到回應。雖然姜玄這令牌非常低級,在雙方距離足夠近,不應該的!

  “不接?裝作距離我很遠?還是在考慮怎么威脅我?”姜玄表情微妙。

  又過了足足好一陣。

  “我已經收到消息了,你是想向我炫耀嗎?”姜玄終于聽到了岐靈國主冰冷的聲音。

  裝!

  裝自己沒一同過來!還在虛清城!

  “是啊,小狐貍!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說話啊,小狐貍!”

  “有屁快放!還有!別叫我小狐貍!”

  “別急啊!”

  “你很得意是吧?”岐靈國主聲音中泛起了某種決絕的危險。

  “說正事!”姜玄便轉移話題,他很清楚,在岐靈國主對自己的認知中,是一個宇宙魔頭以低境界從一群造化眼前拿走了太初至寶,這帶來了更加可怕的隱患,是否要直接曝光,她內心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搖擺。

  此刻并不是一個持續刺激她的好時機!

  姜玄可不敢說,自己現在能夠拿捏岐靈國主的性情!這個也可以稱為女帝的存在,經歷過的風浪,做過的決絕選擇,可太多太多了!

  得先抓了她化身,確保不自毀,意識正常,才好……嗯,深入了解!

  “正事?呵!”岐靈國主語氣嘲諷,卻又突然收聲,而后態度認真的道:“如果你能給我提供某個單走造化的位置情報,讓我調人去圍殺,我可以向你許諾,給你被殺目標的一半身家!”

  “何必打打殺殺呢!兩大陣營本是利益之爭,干巴巴的突然襲殺,圖啥?”姜玄笑。

  “裝你大爺!”岐靈國主冷冷道。

  宇宙魔頭還裝了上!

  “你不就是想這樣做嗎?雙方幾十名造化此刻都才踏上歸途,速度差距法門不同,逐漸三三兩兩的散開,虛古城少一名造化與我有利,促成造化層次的殺戮,與你有利,你若非此目的,難道還是想把寶物獻給我不成?”

  “也不是不行。”姜玄卻淡笑道,“你讓域外停戰,我把寶物送你!”

  “呵!那你可真是個大善人!”岐靈國主陰陽怪氣。

  “不是我說,小狐貍,你堂堂岐靈仙國國主,修行超過三十萬年的巔峰造化尊者,不至于這么嘲諷我這個才幾百歲、懵懂單純境界低微的年輕神魔吧?有失身份了嘿!”

  岐靈國主被噎住了。

  無語凝噎!

  上次就被姜玄氣的不輕!這次更是感覺,姜玄純純腦子有毛病!

  “我沒時間跟你浪費。”岐靈國主道。

  “我要被殺了。”姜玄突然聲音消沉。

  “普天同慶。”岐靈國主道。

  “‘暴’在我附近。”姜玄接著道。

  “嗯?!”岐靈國主聲音猛的一怔,本以為姜玄還在閑扯,可姜玄提到了暴!岐靈國主一下子想到,如果姜玄沒撒謊,那么暴很可能一直都在暗中跟隨一眾造化,姜玄帶走白石后,又追蹤姜玄。

  雖然非常難以置信,但現在的情況很可能是,姜玄提前發現了暴,而暴并不知曉自己被發現了!

  不然姜玄不會這么優哉游哉!

  “呵,你一個神魔要被殺,向死敵仙妖求救?”岐靈國主又先狠狠的嘲諷了一句。

  “不能這么說吧!”姜玄笑了,“咱們可是盟友啊!開個價吧!”

  “開價?”岐靈國主聲調微揚,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,姜玄明明可以用她姐姐的生死做威脅,逼自己派人去救他,竟然要主動給錢?

  “是啊,開價!”

  姜玄卻態度堅決,淡笑道:“說吧!你打算給我多少錢……來買暴的位置啊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