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讀網 > 四歲萌寶上實習父母綜藝被全網寵 > 算盤珠子都崩到我臉上了
  端端對‘熟人’這個詞的概念還不能完全理解。

  所以當郁寒說出端端像他的熟人時,端端以為是一種人,而不是某個人。

  【端端的反應太萌了。】

  【要不是這個男人太帥,我估計會以為他是個拐賣兒童的,這種話術最適合拐騙兒童了。】

  【端端才四歲吧,模樣都沒有長開呢,就能從她臉上看出與另一個人相似?】

  【有些緣分真的很奇妙,大家說有沒有可能,這個帥氣男人所說的熟人,會是端端的親人??】

  網友腦洞巨大,紛紛開啟了大膽的猜測。

  畢竟緣分這種東西就是非常奇妙。

  此刻,郁寒近距離看著端端那圓圓的臉龐,神色有些恍惚,他跟端端解釋道:“熟人是我一個很熟悉的人,你長得略有幾分像她。”

  因為身份原因,郁寒不方便說明清楚那個所謂的熟人,到底是他的誰。

  可端端卻誤打誤撞猜到:“是叔叔的親人嗎?”

  郁寒微微一愣。

  他沒想到會被眼前這個小家伙一猜即準。

  “是的。”郁寒沒有否認。

  端端咬了咬下嘴唇,小奶聲很輕軟:“那叔叔的熟人,跟端端一樣大嗎?”

  郁寒聲音不自覺變得很溫柔:“不,她是大人,如果有機會見到她的話,端端應該得叫她阿姨。”

  “阿姨?”端端眨了眨迷惑的大眼睛。

  “嗯。”頓了頓,郁寒又問道:“對了端端,你幾歲了?”

  端端騰出手來,比劃出四根手指頭:“端端已經四歲了。”

  “四歲……”郁寒神情恍惚:“這么巧啊。”

  一直在旁邊的沈言臣,沒有打擾郁寒和小端端對話,這會兒見郁寒露出這樣奇怪反應,不由疑惑問了句:“郁先生是指什么很巧?”

  郁寒回過神,搖頭:“沒什么。”

  沒什么會露出那樣的反應?

  鬼才信呢!

  不過沈言臣也不是那種刨根問底的人,郁寒明顯不想多說,他自然也就不會多問。

  站起身,沈言臣一邊朝著冰箱那邊走,一邊問道:“兩位喝什么?”

  郁寒也站起身,淡聲婉拒:“我不用了。”

  墨墨舉起手大聲說:“Fuelosophy果汁!”

  一個英文單詞從墨墨口中突然蹦出。

  【???】

  【恕我沒見識,那個叫墨墨的小男孩剛才說的是什么果汁?】

  【聽起來就很貴的樣子。】

  【@王秘書去給我查一下,兩分鐘內我要知道那是什么果汁。】

  沈言臣見識廣,自然知道墨墨說的是哪種飲料,他回頭問:“你小子平時在家都喝這么貴的果汁?”

  墨墨理所當然點頭:“是啊,Fuelosophy果汁最好喝了,難道你們家沒有嗎?”

  沈言臣回答:“我家真沒有。”

  “我家有!”墨墨咧嘴笑得十分燦爛:“叔叔,要不你帶小仙女去我家做客吧?我家有很多Fuelosophy果汁,給你們隨便喝。”

  沈言臣低聲發笑:“小孩,你的算盤珠子都崩到我臉上了。”

  【哈哈哈這個墨墨也太搞笑了吧。】

  【家人們太離譜了,我剛去查了一下Fuelosophy果汁,四千多一瓶!!】

  【這飲果汁是金子做的?】

  【據說每年每味,一年只生產一萬瓶,還是來自全世界最優質的水果制成。】

  【這小男孩家里到底什么來頭?居然富到這種程度!】

  “我家沒有你想喝的Fuelosophy果汁,酸奶要不要?”沈言臣已經打開了冰箱。

  墨墨勉為其難:“也行吧。”

  端端扭頭看向那邊正打開冰箱里拿酸奶的言臣爸爸,收回目光后,她默默轉身。

  她先將餅干放在茶幾上,再把小棕熊放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,然后走到沙發邊,一個一個將散亂在沙發上的小枕頭拿起來放好,騰出干凈整齊的位置。

  她動作不是很利索,慢吞吞的,但卻有條不紊。

  做完這些,端端仰起腦袋望向郁寒,奶聲道:“叔叔,請坐。”

  郁寒略意外,但很快應道:“謝謝。”

  端端搖了搖頭:“不客氣。”

  “小仙女~”墨墨湊過來,一臉討好:“你跟我說說話嘛小仙女,我好喜歡你。”

  端端眨了眨疑惑的大眼睛:“你喜歡我?”

  墨墨用力點頭:“對啊,我老喜歡你了。”

  端端嘴角兩邊浮現淺淺的梨渦,那是她發自內心的笑容,很燦爛奪目,她一字一句說:“謝謝你喜歡我。”

  看到小仙女對自己笑,墨墨呆住了。

  哇~~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小仙女啊~~

  墨墨一個勁傻笑。

  郁寒看不下去,沉著臉提醒:“再笑就滾回去。”

  墨墨立即閉上傻笑不停的嘴巴。

  哼,臭爸爸。

  墨墨在內心瘋狂腹誹。

  這時,郁寒的手機響了,他拿出手機看了眼,然后起身對拿著酸奶走來的沈言臣說:“我去外面接個電話。”

  沈言臣應著:“嗯。”

  墨墨見他爸爸出去,別提多高興,心說這下我跟小仙女說話你看不見了吧。

  “墨墨是吧?”沈言臣走過來,將手里酸奶遞給他:“常溫的,給。”

  墨墨接過,但沒有說謝謝,他所受到的教育很少有‘謝謝’和‘對不起’這兩個詞,所以基本不會主動說。除非他心甘情愿,比如昨天給端端道歉,他就是心甘情愿的。

  沈言臣轉身又遞了一瓶酸奶給端端:“這是你的,端端。”

  端端雙手接過,奶聲說:“謝謝言臣爸爸~”

  沈言臣柔笑:“不客氣。”

  墨墨對手中的酸奶并不感興趣,他最感興趣的只有小仙女。剛才小仙女和她爸爸的對話讓讓墨墨有些好奇,他湊到小仙女跟前問道:“爸爸就是爸爸,你為什么叫他言臣爸爸?難道他是你后爸嗎?”

  沈言臣看過來:“你這小子……”

  墨墨搖頭晃腦:“難道你真的是小仙女后爸?”

  【這個小霸王真欠揍。】

  【雖然是有錢的主,但是素質堪憂啊。】

  【按理說小霸王應該上幼兒園了,昨天今天分別是禮拜一和禮拜二,他怎么這么閑?】

  “不是的。”

  端端搖了搖頭,對墨墨說道:“言臣爸爸,是端端的實習爸爸。”

  “實習爸爸是什么東東?”

  墨墨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,他十分好奇問道:“實習爸爸是后爸的一種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