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讀網 > 金丹道君:從活出第二世開始 > 046 偶得絕品法器
  嗡!

  在蘇銘躬身一拜的瞬間,身前盤膝坐在一蒲團上的枯骨嗡的一下化作灰燼飄散天地,獨留下幾件法器、一枚戒指落在地上。

  看到這些,蘇銘神色一凝,再次躬身拜下:“感謝前輩厚賜。”

  “前輩,得罪。”

  蘇銘揮手把骸骨化作的灰燼收攏起來,以一個玉瓶鄭重收集起來,打算出去給這位前輩矗立一個墓冢。

  他能做的雖然不多,但必然不會冒犯這位前輩。

  收集好了骨灰后,蘇銘這才把那些法器、戒指一一拿起來,法器總共有四件,其中一件上品頂尖法袍、一件上品頂尖法劍、一件繩索類上品法器,還有一枚彌漫著讓蘇銘頭皮發麻氣息的黑色珠子。

  蘇銘盯著那枚珠子,瞳孔微縮,驚駭叫道:“絕品法器?”

  就在不久前的天絕仙城拍賣會上,拍賣的一件殘缺絕品法器就出現了八十五萬枚下品靈石的天價。

  還那只是一件殘缺品。

  現在他手里,有著一件氣息完好無損的絕品法器!

  蘇銘驚愕良久,才伸手摸向了黑色珠子,不過才剛剛撫摸,就被一股炙熱氣息給燙傷,這枚珠子是一件火行法器?

  蘇銘眉頭輕皺,雖然他這上一世的身體就是修行的火靈根法力,但他這修為已經固定,才結丹境三層境界。

  這樣的實力,根本就發揮不出絕品法器的全部威力。

  要是水靈根法器,那就正好契合他第二世的地品水靈根。

  不過,這法器什么樣子他又不能挑。

  在這里能夠得到一件絕品法器,這已經是逆天機緣!

  蘇銘神識一動,在黑色珠子上烙印下自己的神識印記,一股與這件法器有關的信息頓時涌上心頭。

  察看了法器的信息后,蘇銘不由心驚:“黑煞靈火珠?這是以一朵天生地養的靈火為核心煉制的絕品法器?”

  靈珠里蘊藏的信息傳下,是曾經的靈珠主人想要煉制傳說中的法寶。

  只是可惜實力不濟,最終只能夠暫且將其煉制為絕品法器。

  要是以后有足夠的實力,未必不能將其化為法寶。

  但現在這件法器流傳了下來,那就很明顯,曾經這靈珠的主人失敗了,沒能煉成法寶。

  而這樣一朵天生地養的靈火煉制的法器,并非就是專屬于火靈根修士。

  即便像是那位古修前輩一樣的水靈根,同樣能夠煉化掌控,發揮出它的威力來。

  傳承了這些信息,蘇銘心頭頓時大喜:“這件絕品法器......品質、跟腳比自己想象中好太多,這還能煉制為法寶?”

  但高興片刻后,蘇銘神色漸漸凝重下來。

  這件寶物絕對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。

  如果暴露了,那第二個人就只能夠成為死人。

  “而且,以自己上一世結丹境三層的修為操控這件絕品法器,其實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有限,一身法力不知道能不能爆發它的威力一次。”

  “倒不如上品法器操控自如。”

  蘇銘深吸口氣壓下激動的心緒,把黑煞靈火珠給收進自己丹田內以法力蘊養,隨即目光看向其余三件上品法器。

  這三件法器的品質,每一件都比他手里的上品法劍要好,完全不是一個檔次。

  即便沒有那絕品法器黑煞靈火珠,單純這三件上品法器的收獲,就足以讓蘇銘自身的實力大大提升。

  他將其一一認主,都收進了自己的丹田。

  這些法器第二世都還用不上,但以上一世的修為和身份,卻都是有著大用。

  身穿上品法袍,還有一件上品法器捆仙繩。

  除了結丹境中期、后期,同階結丹境前期還有多少人能夠威脅他?至少紫陽真人、妙蘊真人那樣的貨色,他都能夠收拾了!

  再看那儲物戒指,蘇銘神識探入其中,這戒指空間就比蘇銘自己的戒指大不少,足足上千平方。

  只不過里面東西不多,留下了幾萬枚下品靈石以及一千幾百枚中品靈石,以下品靈石與中品靈石間的百倍差距,這差不多就是二十萬枚下品靈石左右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材料,如靈礦石、還有煉制符箓的材料。

  瓶瓶罐罐之中,一些丹藥以及獸血已經成了廢丹和凝固的廢血。

  以前應該還有些靈藥,但這么多年過去,靈藥早已化為灰燼。

  不過在戒指之中,蘇銘還發現了大概一小沓符箓,大概有著五枚是三階上品符箓、余下二十多枚是三階中品、下品符箓。

  有攻擊符箓、防御符箓、神行符箓、潛行符箓等等。

  這里說的攻擊、防御、神行、潛行并非是符箓名稱,而是作用代稱。

  看到這些符箓,蘇銘瞳孔一縮,心念一動將其喚出戒指空間,但那些符箓剛剛出現,他眉頭頓時輕輕皺起。

  因為時間太過久遠,這些符箓似乎效果大減,氣息弱了許多。

  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有以前一半的效用。

  不過,三階中品、上品的符箓即便只能有以前一半的威力,那對蘇銘而言,都是一份作用可觀的底牌。

  這戒指里,還有兩份玉簡。

  蘇銘神識探入其中一份,頓時一股信息融入,片刻后,蘇銘神色略有變化,這是那位古修前輩所留遺言。

  “吾天絕自認為是一位天賦超絕之輩,然可惜遇人不淑、識人不明,遇上了海瀾那個臭婆娘,非但奪取了我元嬰機緣,還毀我根基斷我仙路。”

  “此死仇.......放心,不求你替我報,但求有一天海瀾那個婆娘死了之后,你給我捎個信,我在下面等她。”

  聽完這位前輩的敘述,蘇銘眼色微變。

  海瀾——

  這名字好像之前拍賣會的時候,聽說過?

  一份海瀾真君古修洞府殘圖,在拍賣會拍出了一個天價,讓許多結丹境、筑基境修士熱議。

  自己得到傳承的這位前輩,竟然與那位海瀾真君有瓜葛?

  片刻后。

  蘇銘輕嘆一聲,這下的確是不用報仇,那海瀾真君早已倒在了時間長河下,不論是什么大敵,在壽元面前都脆弱不堪。

  “前輩放心,等一會兒給你安葬后,就把這個消息燒下去給你。”就是不知道,這么多年過去了。

  兩位前輩會不會早已經在下面相遇?會不會早就已經互掐?

  這個消息現在燒,來得及么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