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讀網 > 家侄崇禎打造大明日不落云逍崇禎 > 第988章 麻衣局?破局很簡單!
  云逍和崇禎不由得大奇。

  上海工廠織造的棉布,居然賣不出去?

  這可就離奇了。

  崇禎問道:“莫非是上海工廠織造的棉布,品質不佳,不為百姓所喜?”

  華允誠忙站起來,欠身說道:“并非如此,工廠織造的棉布,品質略遜于手工作坊,然而差別并不大。”

  云逍點點頭。

  新式織機、紡車問世不久,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。

  再加上大規模的工業化生產,織造出來的棉布品質相對會遜色一些。

  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大明如今的百姓,連溫飽問題都沒有解決,當然不會挑剔這點瑕疵,怎么也不至于賣不出去。

  崇禎越發不解:“那又為何銷不出去?”

  黃宗羲苦笑道:“上海的棉布,被人算計了,中了麻衣局。”

  崇禎的眉毛一挑,“何為麻衣局?”

  華允誠連忙一番解釋。

  西晉時期,從印度傳進來一種藥用植物,叫做蓖麻。

  蓖麻的葉子可以入藥,蓖麻籽榨出來的油還可以食用。

  到了隋唐時期,有一個姓胡的藥商又有重大發現。

  蓖麻不僅可以食用和藥用,根莖上提取出的纖維,還可以紡織成布。

  這種麻織成的布不僅輕薄、透氣性好,而且非常耐用。

  最關鍵的是,這東西超便宜,相當于廢物利用。

  比起當時流行的棉布、絲綢、葛麻、黃麻,蓖麻布更適合百姓下地耕作的時候穿。

  這一發現,對當時的紡織業,無異于是一次顛覆性的創新。

  同時對于紡織業的沖擊,肯定也是十分巨大的。

  那些布商自然是不干了,想盡辦法也要阻止這種新布的上市。

  于是幾個京城最大的布商聚在一起,盤算了一天一夜。

  麻衣局,隨后便橫空出世。

  布商們先是高價買斷老胡上市的第一批蓖麻布。

  然后把這些布,全部做成了喪服和壽衣,免費給那些發喪的人穿。

  漸漸地,披麻戴孝的風俗逐漸在民間傳開了。

  自古以來,國人最怕的就是晦氣。

  既然蓖麻布做成的衣服是給死人穿的,之前吆喝的再好,再怎么優惠,也不會有活人去買了。

  這就是麻衣局。

  上海紡織廠織造的棉布,此時面臨的局面大同小異。

  隨著紡織業的工業化、規模化展開,產量上去了,棉布的成本、價格自然是下來了。

  這對于江南原有的紡織業所造成的沖擊是顛覆性的,完全是降維打擊。

  那些散戶加入了合作社,不僅不受影響,反倒比以前賺得更多。

  而以前靠棉布賺得盆盈缽滿的布商,卻是被徹底斷了財路。

  兔子急了還要咬人呢!

  江南的布商被逼到了絕境,于是就想到了麻衣局。

  他們的做法,跟隋唐時期的布商如出一轍。

  先是采購大量工廠出產的棉布,然后染成白色,制成喪服,免費送給那些辦喪事的。

  同時在民間大肆散播謠言,聲稱上海紡織廠織造的棉布,只適合辦喪事。

  上海棉布跟喪事牢牢綁定在一起,并在江南民間迅速開始流傳開來。

  老百姓聽信謠傳,哪怕是上海棉布再怎么便宜,也無人問津。

  并且這股風,迅速從江南向其他各地蔓延,導致上海棉布大量滯銷。

  “好一個歹毒的麻衣局!”

  云逍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后世的一件事。

  某汽車品牌新推出了一款車型,結果有人把車圖片p成了靈車,在網上瘋傳。

  結果導致這款車被瘋狂退訂,汽車公司的股價也隨之暴跌,最終不得不黯然收場。

  云逍不得不感慨,古人的智慧,萬萬不敢小覷啊!

  夏允彝苦笑著說道:“此計十分歹毒,根本無法破解,下官以及上海的商人,也曾想盡千方百計試圖挽救,然而謠言四起,再也難以遏制。”

  黃宗羲跟著說道:“棉布滯銷,開辦工廠的商賈利益受損,很多本打算在浦東投資的商家嚇得止步不前,也有不少廠家打算退出。”

  “這些黑心的商賈,真是該殺!”

  崇禎重重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,面露殺機。

  上海就是叔父給大明栽下的搖錢樹,其中紡織業是重中之重。

  另外崇禎也很清楚,上海的紡織業更是關系到大明的社稷,以及向海外擴張的一張王牌。

  如今竟然有人對上海棉布使這樣的陰招,挖倒大明的搖錢樹,讓他如何不龍顏大怒?

  “此乃江南布商的陽謀,殺人解決不了問題。”

  夏允彝搖頭苦笑。

  這人是誰,口氣倒是不小。

  商戰就得用商業的手段來解決。

  即使是云真人,也不可能會因此而殺人。

  華允誠道:“如今謠言四起,即使殺了始作俑者,也是于事無補啊!”

  黃宗羲以及幾名商人,都是憂心忡忡。

  大玉兒在一旁聽著,弄清了事情原委,不由得一陣幸災樂禍。

  詭計多端的云逍子,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,痛快!

  由此也可以看出,明國內部也是矛盾重重,大清國未必沒有可乘之機。

  崇禎看向云逍,問道:“叔父可有良策破解這麻衣局?”

  大玉兒聽了崇禎的稱呼,不由得一陣詫異。

  這人就是云逍子的侄子?

  云逍子聲稱讓自己嫁給侄子,莫非就是此人?

  夏允彝等人紛紛看向云逍,心中燃起一絲希望。

  天底下就沒有云真人解決不了的問題,哪怕是千門里最歹毒的麻衣局,也未必能難得住他。

  大玉兒心中一聲冷笑。

  這個麻衣局,完全是個死局。

  看你怎么解!

  云逍端起茶盞,慢悠悠地喝了幾口,這才風輕云淡地說了一句:“要破麻衣局,倒也簡單。”

  夏允彝、黃宗羲等人精神大振。

  崇禎好奇地問道:“叔父有何良策?”

  云逍淡然說道:“大明如今日漸富強,百姓的日子也越發好過了,一些不合時宜的舊制,也應該改一改了。”

  眾人都有些摸頭不摸腦。

  正說著上海棉布的事情呢,怎么說到舊制了?

  云逍接著說道:“比如這服制,規定百姓只能穿青、黑等色。如今富裕的百姓越來越多,嚴格限制服色,又如何能體現我大明的繁榮富強?”

  崇禎點點頭。

  叔父說的很對。

  可這跟上海棉布有什么關系?

  夏允彝稍加思索,頓時醒悟過來:“云真人妙計,麻衣局可破矣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